故宫院长王旭东“又见敦煌”

将本文分享至:

故宫院长王旭东“又见敦煌” 资料图:2019年3月底,   “我在敦煌28年,对敦煌的认识也是从一个小学生走到了今天。”4月23日,新任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

 故宫院长王旭东“又见敦煌”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19年3月底,
 
  “我在敦煌28年,对敦煌的认识也是从一个小学生走到了今天。”4月23日,新任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回到敦煌,才别敦煌不足一月的他,再谈敦煌时十分动情。
  4月22日至24日,2019中国绿公司年会在敦煌举行。王旭东作为嘉宾在“IP内容驱动与文旅产业再造”分论坛上讲述了很多敦煌故事。
  这是王旭东最后一次以“敦煌研究院院长”身份出席的社会活动,也是接任故宫院长后的“首秀”。
  当日约21分钟的演讲中,王旭东讲了壁画故事,讲了敦煌沉寂的几百年,讲了王圆箓和藏经洞,讲了西方探险家的到来,讲了张大千在敦煌的故事。
  “常书鸿先生他们来时,那个困难我们今天是无法想象的。”王旭东说,到了1945年抗战结束,跟常书鸿来敦煌的艺术家全部“知难而退”,就留下常书鸿一位“孤家寡人”。但他没有放弃,他告诉敦煌当地两个工友,“你们看着,我一年以后再回来,我去招兵买马”。当时,这两位工友是不相信的。
  “没想到一年以后他回来了,还带来了我们的第二任院长段文杰先生。他们一个是油画家,一个是国画家,都把一生献给了敦煌。”王旭东通过演示文稿向大家展示了早期莫高窟保护的一些珍贵照片,包括艺术家们在窟前清理沙子、窟内临摹等。
  王旭东说,这两位艺术家,包括后来跟着他们来的年轻艺术家,做的最多的工作是保护。“那时候他们想的办法虽然在今天看来非常幼稚,可是只有艺术家有那种创新,就是他们的创新为我们今天全方位的风沙控制指明了基本思路。我们今天走的路是他们那时想出来,艺术和科学结合,那是了不起的。”
  说起前三任院长及同时代的前辈们为敦煌石窟的价值挖掘、保护、传承所作努力,王旭东说,现在敦煌形成的“基于价值完整性平衡发展的质量管理模式”总结了75年走过的路,是前辈们不断探索和创新而造就的模式。
  今日敦煌依然面临诸多挑战和问题。一方面是旅游业对脆弱文化遗产的威胁,另一方面它使得文化旅游融合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针对保护与开放的矛盾,王旭东介绍了“敦煌方案”,即“总量控制+网上预约+数字展示+实体洞窟”的开放模式。
  王旭东还披露,“数字敦煌”项目已经完成200多个洞窟,“这是最能够让敦煌文化走出去的一个资源,只有在数字时代、信息化时代,我们才有这样的条件。现在洞窟高清图像实现了全球共享,这在文博界是非常少见的”。
  现场许多媒体对王旭东新任职故宫博物院的相关情况非常期待,他谦虚地解释并承诺,待熟悉全面情况后一定接受记者们的采访。(完)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