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迷途 “意外”没有结束

将本文分享至:

百年迷途 “意外”没有结束 两架波音737 MAX 8在5个月内相继坠毁,代表波音未来的737 MAX开始在很多国家停飞。舆论声讨、监管严查、市值蒸发,一切都来得比波音CEO丹

百年迷途 “意外”没有结束

 

两架波音737 MAX 8在5个月内相继坠毁,代表波音未来的737 MAX开始在很多国家停飞。舆论声讨、监管严查、市值蒸发,一切都来得比波音CEO丹尼斯·米伦伯格预计的迅猛。对102岁的波音来说,商业模式早已趋于稳固,预期外的波折已不多,两架同款新机接连坠毁,和“9·11”一样,并不常见。

与18年前的外部危机不同,外界终于在两起“巧合”的空难后,开始审视波音的内里。波音显得过于乐观,主动停飞似乎从未进入决策流程,它甚至拒绝对各国停飞发表评论。

这个牵动全球航空产业链和华尔街情绪的百年企业将走向何方?谁都不想看到更多意外,但波音的“意外”似乎还未结束。

●“巧合”的猜疑到数据“说话”

波音大本营美国也不堪重压。当地时间3月13日下午,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宣布,暂时停飞由美国航空公司运营或在美国境内运营的波音737 MAX飞机。

而就在宣布禁飞前一日,美国交通界还保持乐观。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专门乘坐了一架埃航失事同款机型737 MAX 8出行,以示支持。

一直坚持不主动停飞的波音公司很需要这样的支持,但任何行动和保证都阻止不了737 MAX 8在全球的停飞步伐。

因为数据开始说话了,它总是更为客观、准确和真实。FAA称,“根据3月13日收集分析的现场新证据,再加上最新卫星数据,作了(停飞)这一决定。”

3月10日,埃航ET302航班起飞仅6分钟后从雷达上消失,然后坠毁。失事飞机机龄不到4个月。3月14日,《纽约时报》头版刊文,对比狮航和埃航空难失事客机最后的飞行轨迹,得出的结论是“两次注定毁灭的飞行,相似的模式。”

在埃航失事的波音737 MAX 8客机坠毁前,飞行员曾对塔台表示飞机遇到技术问题——而这个问题正是“飞行控制”。3月14日,埃航CEO特沃尔德·加布雷马里亚姆在接受CNN采访时披露了这些细节。

起飞3分钟后,失事航班的机长格塔丘对空中交通管制人员说“断开、断开,请求返回”“请求引导着陆……”可惜,这位年仅29岁的机长最终未能驾机安全返航。

加布雷马里亚姆强调,在狮航的波音737 MAX 8客机坠毁后,埃航已按照波音的提示,给飞行员们进行了额外操作培训。

“狮航事故后,按理说飞行员应该掌握了应对迎角传感器数据错误的处理方法了,正常反应应该是够时间的,也许还有别的情况。”一位任职于中国一线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说。

从舆论对“巧合”的猜疑,到监管机构基于数据的禁令,波音也不得不拿出实质行动。当地时间3月14日,波音公司已确认暂停交付737 MAX型客机,但生产照旧,同时评估潜在制约因素对飞机制造环节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波音飞机的制造环节是一条庞大的跨国合作产业链。

与埃航空难相似的是,去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失事的航班,机龄也只有3个月,且起飞仅13分钟后便坠海。当时“锅”差点就甩在了狮航头上,毕竟与埃航相比,狮航“前科”太多,在成立19年内已发生14起事故。但出乎意料的是,根据初步调查报告,事故原因直指波音787 MAX 8搭载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以下简称MCAS)。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MCAS本是一个应对意外的智能系统——当飞机仰飞角度超过极限值后,将强制飞机“低头”。

印尼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公布的初步调查报告显示,客机起飞后不久,记录仰飞角度的传感器出现故障,随之错误触发了MCAS系统,客机机头在这个系统操控中向下调整,持续了11分钟。

致命的问题在于,飞行员并不知道问题来自于MCAS系统。“狮航空难前,737 MAX飞行员都不知道有MCAS系统,飞行手册中并没有写。”来自中国的资深机长陈建国说。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