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栏丙申喜洲纪事

将本文分享至:

雅昌专栏丙申喜洲纪事 1941年抗战期间,老舍先生来过喜洲,他在《滇行短记》中是这样介绍的:“喜洲镇却是一个奇迹。我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hell

 雅昌专栏丙申喜洲纪事

 

1941年抗战期间,老舍先生来过喜洲,他在《滇行短记》中是这样介绍的:“喜洲镇却是一个奇迹。我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进到镇里,仿佛是到了英国的剑桥,街旁到处流着活水;一出门,便可以洗菜洗衣,而污浊立刻随流而逝。街道很整齐,商店很多。有图书馆,馆前立着大理石的牌坊,字是贴金的!有警察局。有像王宫似的深宅大院,都是雕梁画栋。有许多祠堂,也都金碧辉煌。不到一里,便是洱海。不到五六里便是高山。山水之间有这样的一个镇市,真是世外桃源啊!喜洲民居的建制,也浸润着文化理念。比如‘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是表达家族成员‘群居合一’的理想;而左右对称,是突出‘中’的重要。即以中轴线为基准,主次分明、左右对齐,严格遵从礼仪秩序。”

70多年过去了,今天的喜洲,仍然民风淳朴,古色古香,是个生活节奏非常缓慢的地方。前年,喜洲新开了一家“和舀客栈”,它的广告语是:“遇见一百年前的中国”。客栈主人是四川美院雕塑家王比。有一年,王比骑摩托车路过此地,一眼瞧见稻田边的那棵至少三个人才能合抱的古树,仿佛在好莱坞电影《瓢》里面见过,就是这棵让他一见钟情的大青树,他决定在此租地盖房。就在树的对面,隔着800米稻田的地方,盖起了客栈。建屋所用的房梁廊柱,门窗桌椅,都是在附近收罗来的老旧物件,黄色地中海风情的外墙和拱形窗户,鹅卵石铺砌的地面……让客栈真正成为一件不可复制的艺术品。

盖了客栈,生意也好,王比想着,开客栈不光是为了挣几个钱,更是为了交友。于是,热情好客的王比邀请孙振华、焦兴涛为策划人,以“和舀客栈”为依托,策划了“喜洲会”的活动,一年一度,五天一期,约志同道合的文化界、艺术界的朋友,在稻田边的客栈休闲、喝茶、饮酒、聊天。

五方汇聚同庚同道丙申同约同登喜洲会

六艺畅谈豪士豪雄今日豪吟豪饮和舀厅

仓山洱海前的56雕塑家们

2016年11月19日至23日,主题为“雕塑56”的第二次喜洲会在古镇举行。这次邀请的嘉宾正是出生于1956年的那9位雕塑家。

这些56年出生的雕塑家,适逢本命之年,一个轮回过去,对谁都是一件大事,虽然嘴里没说,心里头大概都在暗暗期待着发生一点什么。恰好,“雕塑56”,相约喜洲,适时道出了他们的心声。联络工作进行得格外顺利,为他们办一场喜洲会应该是在最恰当的时间,最恰当的一件事情。过去,在雕塑界、甚至在整个艺术界,似乎还没有人以这样的理由在一起聚会过。而今,到了耳顺之年,到喜洲小聚,终于可以借此回顾、交流和分享个人生命中的独特景色;发表关于人生感慨;然后,挥一挥衣袖,告别这个阶段,开启新一轮的人生旅程。

上届喜洲会嘉宾杨剑平、于凡作为观察员特邀出席了这届喜洲会。作为观察员出席的还有来自重庆的王春燕、张渝玲;来自南京的王珏以及本次喜洲会的策划和事物助理张凯琴、吴丹。

11月19日,嘉宾陆续从全国各地飞来大理。从机场到喜洲,时间仿佛越变越慢,一线城市、三线城市、小城镇、明星别墅群、景点古镇、小村、小院……而稻田边的那棵让王比动心的大青树,总是能给望着它的人们以一种安定内心的力量。

那天,湛蓝的天空没有云,喜洲尽管曾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集镇,由于相距二十公里的大理古城名扬四海,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游客,使得喜洲依然保持着它独有的清净。冬日的高原,阳光仍然富于穿透力,相对于受尽雾霾苦厄的人们,似乎显得太突然、太奢侈;而又太热烈、太直白。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