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我不是药神》背后的真相

将本文分享至:

专栏《我不是药神》背后的真相 最近,一部中国电影火了。《我不是药神》罕见的获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这部基于现实题材的影片获得了广泛的共鸣,也引发了广泛的争议。如今的

 专栏《我不是药神》背后的真相

 

最近,一部中国电影火了。《我不是药神》罕见的获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这部基于现实题材的影片获得了广泛的共鸣,也引发了广泛的争议。

如今的中国,医疗是一个大众关注的问题。昂贵的医疗费用,是悬在每个家庭头上达摩克利斯之剑,电影中的家庭并不只存在与电影中,也存在于现实中。

外国药品公司昂贵的定价,廉价的印度仿制药,中国的药品监管制度和法律,求生的本能,在电影中激烈碰撞,也在现实中碰撞。

公司要盈利,执法者要执行法律,病人要求生,似乎每个人都没有错,那么究竟是谁错了呢?

专栏|《我不是药神》背后鲜为人知的真相

一、格列卫到底是谁研发的?

对于外国药品公司,大众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对外国药品公司歧视性高定价痛恨不已,另外一方面又对这些公司研发新药抱有感激,理解新药昂贵的开发成本。

那么,真相到底如何呢?让我们从《我不是药神》里面昂贵的药品“格列卫”说起。

“格列卫”最早并不是医药公司研发的,1960年科学家发现在一类白血病人中多出一条染色体,1970年发现这染色体是怎么出现的,他们发现是第9和第22号染色体发生了重组,并且找到了因为重组,bcr和abl两个基因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酶。后来到了1990年,科学家又发现尽管这个新酶在常规致癌实验中不能让细胞成癌,但是可以让血细胞变成白血病。这等于找到了白血病起因。

既然是这个酶导致了白血病,那么把这个酶关住,癌细胞就死掉了,这就叫靶向治疗。因为这个酶是一个新产生的酶,所以把他关住不会影响病人的正常功能。于是,大家用大范围筛选的方式找酶的抑制剂,关掉这个酶。

1990年科学家找到第一个可以抑制这个酶的化合物。这个化合物可以在培养皿里抑制恶化的血细胞的生长。但是这个化合物不能拿来做药,因为还会抑制其他很多酶,特异性不好。

等科学家几十年的研发成果做得有眉目了,然后才是药企登场。药企的优势是有很大的化合物库,里面有上百万中化合物可供筛选。诺华前身Ciba公司中有研发人员在1996年找着了一个特异性很好的化合物,但是当时Ciba认为这个药不赚钱,没有搞。。。

后来Ciba已经重组为诺华,管理层终于给一点钱,支持临床研究。最后,诺华决定把这个小分子药品送上市场,这就是格列卫。所以,诺华干的事情,是筛选化合物库,提供资金搞了临床试验。它自己花的成本并不高。而诺华的成本还是建立美国医疗消费水平(美国因为存在协会垄断,医疗特别贵)之上,美国抗癌药临床一个病人要10万美元,国内连十分之一的成本都没有。而如今的模式更进一步,是高校直接筛出有功能的小分子,学校投钱加从联邦申请经费,做出点东西然后卖给药厂了。于是二代格列卫,达沙替尼卖给了施贵宝,治疗前列腺癌的恩杂鲁胺卖给了安斯泰来,Apalutamide给了强生。

所谓,国外药厂的高研发成本是不存在的,它们更像风投,买小公司有潜力的药,然后用他们的人脉做临床研究,去FDA报批。(美国FDA也是一地鸡毛,被科学期刊爆出各种药厂的利益输送,旋转门)。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