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出海五年 离岸市场全球开花

将本文分享至:

随着国际市场需求日益增多以及政策层面的配合,人民币离岸中心全球开花、人民币全球支付地位不断晋级、投资渠道逐步打开、一些国家的央行已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等,这一系列

 着国际市场需求日益增多以及政策层面的配合,人民币离岸中心全球开花、人民币全球支付地位不断晋级、投资渠道逐步打开、一些国家的央行已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等,这一系列骄人成绩都让全球市场对人民币“另眼相看”。

“上海自贸区的设立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迈出了很好的一步,并在努力创新一些机制。但要建立一个更有深度的市场,包括多样化的产品,以及一个丰富的衍生品市场尚需时日。如果能够实现这些,将大大促进国际贸易,也是实现人民币全面兑换的重要一步。”安联集团(AllianzSE)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狄克曼(MichaelDiekmann)日前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全时区联动 人民币国际地位日益凸显

近一年来,依靠贸易驱动的跨境人民币业务增速明显,从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发展为投资货币,并朝着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这一人民币国际化之路稳步有序地推进。

作为人民币实现国际化的第一步,我国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业务正显示出强劲的增长势头。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提供的金融数据,2010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量为5061亿元,2013年增至4.63万亿元,而在今年前三季度这一数字达到4.82万亿元。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正洞察到人民币国际化和管制放宽带来的机遇,使用人民币可帮助中国企业规避汇率风险,对其便利性和成本都有好处。

随着货币互换、清算行的全球布局,人民币离岸中心已实现全时区覆盖,这为人民币跨境结算提供了基础,将人民币业务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作为全球人民币的枢纽,香港地区凭借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重要地位以及中国内地转口贸易港的有利地位,已建立全球最具规模与竞争力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拥有最大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池;而在过去的一年里,亚洲以外的最具规模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正在欧洲逐步成形,首只人民币主权债券日前已在伦敦成功发行;此外,目前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北美和非洲、中东等多个国家及地区,都在致力于打造全球或者地区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就连一度被外界视为人民币国际化最后一站的美国市场也正在发生微妙变化。人民币离岸业务这块“蛋糕”确实已经越做越大,且同人民币相关的各种金融活动日趋活跃。渣打银行预计2014年末离岸人民币总资产将至少增长40%达到2.5万亿元;点心债券市场规模或将突破7500亿元。

“海外市场对人民币不太熟悉,因此现在人民币离岸市场‘全球开花’的效应越强,越有利于提升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关注意识。尽管这未必很快能够让企业行为有很大实质性的转变,但更多的企业愿意去看一看到底如何运用人民币。”摩根大通大中华区资金服务部产品总监顾玮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实际上,贸易伙伴对人民币跨境使用的认可度已在增强,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讯会(SWIFT)最新的人民币交易追踪显示,过去两年“真正”的离岸交易中心(不包括中国内地及香港)之间的国际人民币付款价值增长高达837%,整体增长则为378%,2014年9月的占有率为3.25%。德银预测中欧双边贸易人民币结算量将在三年后增长两倍,占到中国全球贸易总规模的5%~6%。

顾玮认为,鼓励企业在贸易中以人民币计价还是要从公司间交易开始。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内人民币价格形成机制尚未充分市场化的背景下,当前以“跨境贸易结算+离岸市场”为主要模式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所连带产生的套利行为值得警惕。“在岸人民币(CNY)和离岸人民币(CNH)的汇差直接导致了人民币资金流向,当前,人民币经常项下的流动已经比较自由,市场因素也会导致以后利差的逐步缩窄。”顾玮对本报称。

套利空间的存在使得企业很有兴趣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所以不是说市场的套利一定是不好的,因为它是为了正常的经济活动,并推动了人民币的贸易结算,这是一个开始。”东方汇理银行亚洲利率策略主管张淑娴此前向本报指出,而慢慢形成了这一市场之后,想要海外投资者更多地持有并使用人民币,一定要有人民币的资产以及可投资的渠道。

基本功还要做扎实任重道远

5年来人民币国际化屡屡提速且硕果累累,却依然任重道远。“中国的经济实力决定了人民币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货币,但人民币未来的机会有多大,取决于其何时可以完全自由流通,而现在还只是刚刚起航。”一家外资银行中国区副行长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相对于过去集中在个人和贸易项下,即将上线的沪港通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最新催化剂,离岸人民币业务发展将来或逐步依赖资本项下的业务推动。“货币有了投资价值,资本项下的资金流才会多,流动性越强,也会鼓励人们更多去使用人民币。”顾玮称。

资本项目管制或成为人民币国际化漫漫之路的最大“瓶颈”。“资金进入中国和中国资金走出去都受到管制,如果这方面没有太大改变,会影响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另外还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如中国跨境支付清算系统(CIPS)的建立,通过这样一个实时交易系统来进行对人民币的全球交易。

从一个受控制的市场到一个完全自由化的市场非一日之功,业界所达成的共识是,资本账户开放应该是在套利空间尽可能缩小的情况下操作,并且在满足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利率市场化、汇率有弹性的三个条件之后进行,因此目前中国资本项目的全面开放或许不是最好时机。“而在资本项下开放的内容里,最关键的还是在于跨境的直接投资。沪港通正好成为人民币跨境直接投资的一个非常典型事件,意义尤为重要。”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CEO陈爽对本报称,额度管理下的适当开放是中国现阶段的选择,这还是未来的一条路。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潘英丽建议,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中国可以学习美元,从以前的资本项目管制思维转向有效管理,是当前中国金融改革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人民币国际化还需要加速,继续布局和培育人民币离岸中心,开放更大的自贸区,迅速加强沪港通以及金砖银行、亚洲投资银行的投资进程。”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本报称。

(实习记者王兆轩对本文亦有贡献)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