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巴黎|“宵禁”街头依然热闹,加速疫苗接种才是最大希望

将本文分享至:

复活节是基督教一年中最重要的几个节日之一,每年在春分月圆之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举行,因此日期每年都不一样。同时,因为天主教与新教使用格里历,而东正教使用儒略历,两者一般每年
复活节是基督教一年中最重要的几个节日之一,每年在春分月圆之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举行,因此日期每年都不一样。同时,因为天主教与新教使用格里历,而东正教使用儒略历,两者一般每年计算出的复活节时间也不尽相同。
今年,天主教和新教的复活节刚好落在了4月4日,和我国的清明节同一天。但是,东西庆祝的方式可谓是有天壤之别。国内生活早已恢复正常,但是对于法国民众来说,这也是他们迎来的第二个疫情中的复活节。更不巧的是,今年的复活节还刚好撞上法国国内防疫措施再次收紧。
迫于法国国内居高不下的感染数字以及初期疫苗分配接种上的延宕,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31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将本来在十几个疫情严重省份施行的限制措施扩展到法国本土的所有地区。从4月3日开始,每晚7点开始的宵禁扩展到整个法国本土。复活节假期在4月5日结束之后,法国本土跨大区的旅行原则上一律禁止。学校在假期之后也不再复课。同时所有人的日间活动范围必须控制在居住地方圆10公里的范围之内。
不过,在疫情延烧已超过一年、防疫措施反反复复的法国,民众对于疫情早已没了最初的恐惧或是严肃,剩下的更多只是疲惫与无奈。与病毒共存了一年多的法国民众累了,法国政府也深知这一点。因此,此前在巴黎等地提出的封锁措施其实并不严格,这次拓展到全国的也是这些较为宽松的措施。
复活节当天巴黎虽然气温不高,最高温只有十几度,但是阳光很好。走在大街上,完全看不出巴黎现在有任何异常情况。塞纳河边坐满三五成群的游人。路旁卖可丽饼的小摊前还排着几个人的队伍。仿佛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春日。不过,此时法国全国的重症监护病房(ICU)已经全部在超负荷运转,大巴黎地区的医院加护病房负荷率更是超过了140%。
一面是超负荷运转的医院,一面是普通人岁月静好的日常生活。所谓的法国本土全境加码“封城”措施,其实只是关闭商场以及学校而已——法国已经很难再推行严苛的抗疫政策了。现在法国最大的希望,就是加快疫苗的分配接种速度。周日的塞纳河边,游人如织,春意盎然,丝毫看不出法国此时疫情的严峻程度。 作者供图

周日的塞纳河边,游人如织,春意盎然,丝毫看不出法国此时疫情的严峻程度。 作者供图

不是封城的封城
法国此次在欧洲本土范围内推行的“封城”政策,其实根本算不上封城。原则上来说,民众可以在居住地方圆10公里的范围内活动。也就是说,只要不出城,人们其实并不受到这一限制政策的影响。而每天晚上7点开始的宵禁,至少在巴黎来看,也远没有人们一开始想的那么严格。
从纬度上来看,巴黎处在比哈尔滨还要北的位置上,自从立春之后,日照时间显著开始增加。再加上欧洲今年还在使用夏令时,虽然只是4月份,但是太阳下山的时间已经推迟到了晚上8点半之后。因此,每天7点宵禁开始的时候,大街上往往还是人来人往。大概到8点左右,路上的人流才开始显著减少。到了深夜,虽说大街上的确空荡了许多,但依旧有不少人违反宵禁在外游荡。而且,周五晚上,不少巴黎人还是会在自己的家中举行派对,宵禁的作用,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明显。
要说为什么,主要还是违反宵禁的后果并不严重。虽说如果被警察抓住的话,会面临高昂的罚款,但是自从疫情开始之后经历了多次宵禁的巴黎人早就发现了一点——路上其实根本就没有警察。
巴黎面积不大,大概与北京二环内的面积相当。也就是说,只要不出巴黎市的范围,其实是很难打破10公里的活动范围限制的。也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大量警察白天都在巴黎市界处的高速公路口或是巴黎市内的各个火车站进行检查。各个公园里也有一些检查人们是否戴了口罩的警察。但巴黎市内的大部分地方,其实看不太到警察的身影。到了晚上,也同样如此。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可以在宵禁之后依旧在外活动。自从我2月份返回巴黎之后,我还没有在宵禁后看到过任何一个警察的身影。有时候即便是深夜十一二点结束工作回家,在塞纳河边的主干道上还是可以看到跑步或是遛狗的巴黎市民。让这个宵禁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大概是因为警察也都回家休息了吧。”我的一个法国朋友打趣到。
不光只有我有这样的体验,我的朋友们里面也没有一个人见过宵禁后真的在大街上拦人的警察。打开推特进行简单搜索之后也可以看到很多法国人发出同样的感慨——根本就没有警察。
而且宵禁的政策已经在法国实行了几个月的时间,对疫情的控制可以说基本没什么显著的作用。法国的日新增病例还是一日比一日高。同时,各地的ICU病房也已经都在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转。但是,法国政府也不敢推出更为严格的封城措施。在3月31日马克龙电视讲话之前,我和同事们就在讨论可能宣布的新措施。当时大巴黎地区的ICU病房已经进入超负荷运转的状态了。但是我们都一致认为马克龙不会宣布重新封城,因为如果真的宣布的话,民众会不会配合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后来果然如此。
疫苗接种走上正轨
在政策缺位的情况下,法国政府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加快疫苗分发以及接种的速度。而在经历了年初的挣扎之后,法国的疫苗接种也终于走上了正轨。截至4月5日,法国全国总共有930万人接种了至少一针新冠疫苗,占到全国总人口的14%左右。根据《政客》欧洲网站的追踪数据,按照现在法国接种疫苗的速度,到9月底,疫苗将覆盖法国56%的人口。这个数字虽然还是达不到欧盟70%的要求,但是在现在的欧盟内部也仅仅排在匈牙利与岛国马耳他之后,与西班牙并列第三,比德国高出10个百分点。
此前欧盟整体在疫苗接种上遇到的重要问题就是疫苗不够。此前在与制药厂商的谈判阶段,欧盟一直骄傲地宣布自己通过联合域内的27个国家共同协商,取得了非常便宜的价格。的确,与美国公布的价格相比,欧盟谈来的辉瑞/BioNTech疫苗价格便宜了24%,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欧盟取得价格更是比美国便宜了45%。但是,等到疫苗真的开始交货之后,欧盟逐渐发现了便宜也不都是好事。与英国和美国不同,欧盟从年初就饱受疫苗到货量不足的困扰。最终欧盟不得不祭出疫苗出口禁令,才算是稍微缓和了域内疫苗不足的情况。
说到底欧盟的疫苗困境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其自身研发能力的滑铁卢。现今世界上的主要疫苗中,只有辉瑞/BioNTech疫苗是由欧盟企业、位于德国的BioNTech研发的。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传统制药强国法国这次在新冠疫苗的研发上颗粒无收。不论是世界排名第五的赛诺菲(Sanofi)还是传染病研究领域的领军者巴斯德研究院(Institut Pasteur)在这次新冠疫苗的研发竞赛中双双败下阵来。
根据法国经济分析顾问会在年初发布的报告,法国的生化医药产业正在逐渐被其他领先国家甩在身后。主要就是因为法国在大学研究所的科研成果商品化这方面做得远远不够。根据2017-2018年的世界银行报告,在研究所与制药企业的合作对接方面,法国排在全球第35位,远低于排在第2位美国,第7的德国或是第28的中国。
随着疫苗到货量的提升,法国以及整个欧盟接种疫苗的速度也将大大加快。但是,这次疫情延烧如此之久,暴露出的许多法国的问题,是未来的法国政府与社会不得不去面对的。
(徐晓飞,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现居巴黎)(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网友评论 >

项城必赢干瞪眼

几年过去,当观众还在疑惑节目能不能找到足够多的选手时,一下子就来了三个。王毅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