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发现罕见蛙类胃容物化石,揭露1.2亿年前两栖动物大战

将本文分享至:

5月23日,中国与英国古生物学者宣布他们在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的早白垩世龙江盆地光华组地层中发现了非常罕见的蛙类胃容物化石。该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英良世界
5月23日,中国与英国古生物学者宣布他们在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的早白垩世龙江盆地光华组地层中发现了非常罕见的蛙类胃容物化石。该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英良世界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执行馆长钮科程,以及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教授苏珊·E·埃文斯(Susan E. Evans)共同研究。研究论文发表于国际知名学术刊物、自然集团旗下的《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
此次胃容物的主人是距今1.2亿的格尼蛙(Genibatrachus),它身体长度约7.5厘米,头骨长2.4厘米,整体保存精美,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侧上颌骨都有大约50个排列紧密的小牙齿,而其保存良好的身体软组织轮廓描绘了一只硕壮的蛙类:身体宽大,厚实,大腿肌肉强壮。
格尼蛙和腹中的诺敏螈化石 邢立达 图
学者们对该格尼蛙的“晚餐”进行了研究。“从骨骼形态学上,比如从身体比例,脊椎形状和肢体形态来看,这件胃容物可能可以归入诺敏螈(Nuominerpeton)。”苏珊·E·埃文斯教授表示。这也是化石产区唯一发现的蝾螈类,一种类似小鲵科的物种。
化石中,胃容物中的蝾螈类骨骼清晰可见,保存了头骨、脊椎和部分前肢、后肢。蝾螈类骨骼从蛙的左肩带下延伸到蛙的左侧的前脊柱区,并从腹侧穿过蛙的腰带区到尾杆骨,尾巴沿着青蛙腹部右侧卷起,但远端却没有保存。
有趣的是,蝾螈骨骼基本上完好无损,骨骼还互相铰接在一起。这表明它被蛙类整只吞下,根据骨架的位置,它的尾巴很可能还在蛙的嘴外,也就是说,蛙吞下蝾螈之后的瞬间就被埋藏了。而且,根据研究者复原,该格尼蛙和蝾螈的体型非常接近,它们很可能经历了一场搏斗。此类极为凑巧被保存下来的化石,对理解古蛙类的食性与行为,以及重建古生态系统中的食物网和能量流动非常重要。
格尼蛙和诺敏螈的体型对比 苏珊·E·埃文斯 图
邢立达介绍道,蛙类是极为典型的机会主义捕食者,它会吃下一切它觉得可以吃的东西。从未愈合的长骨末端,缺乏骨化的关节面来看,这只格尼蛙还没有完全成年。现生的陆生蝾螈会被各种捕食者吃掉,包括蛇,鸟类,小型哺乳动物,龟,蛙和其他蝾螈,它们的防御机制包括色彩或有毒的皮肤分泌物,但这些特征是否出现在白垩纪的蝾螈身上,还无法得知。

网友评论 >

科技龙头有望持续受

这个夏天资本市场关注的几件大事中,科创板的开板无疑是其中之一,本月22日,科创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