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前瞻:传统党团的分裂、溃败和欧盟政坛格局重塑

将本文分享至:

预定在5月23日至26日举行的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可能会是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将会彻底改变欧盟现有的政治格局,从而影响欧盟未来的走向。
欧洲议会:欧盟唯一的民意平台
要理解此
预定在5月23日至26日举行的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可能会是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将会彻底改变欧盟现有的政治格局,从而影响欧盟未来的走向。
欧洲议会:欧盟唯一的民意平台
要理解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的重要性,首先要搞清楚欧洲议会的具体职能和意义。作为一个国家联合体的欧盟,拥有三个支柱: 欧洲理事会、欧洲议会以及欧盟委员会。其中,欧洲议会负责审议通过法案以及欧盟预算案。欧洲议会也是唯一由选举产生的欧盟主要机构。欧盟一直因其决策过程缺乏民主参与而饱受诟病,因此欧洲议会选举是很多欧洲选民表达他们对布鲁塞尔的看法和意见的唯一平台。
本次欧洲议会选举将选出751名议员,各国按照人口数量获得相应的议员名额。欧盟中人口最多的德国拥有96个议员名额,人口最少的地中海岛国马耳他也有6个议员名额。因为英国脱欧延宕,英国也将参加此次的欧洲议会选举。拥有6600万人的英国拥有73个议员名额,仅次于拥有96人的德国和74人的法国,与意大利并列欧盟第三。欧洲议会选举没有统一的投票方式,各国均可采用各自选择的投票方式,具体的投票方式以及各国的议员名额可以参考下图。
本次欧洲议会选举中,欧盟各国拥有的议员名额以及采取的投票制度。图片来源:欧洲议会选举官方媒体手册
因为参与的国家众多,本次欧洲议会选举会从本月23日一直持续到26日。其中,荷兰和英国的选民将在23日率先投票,拉开选举的大幕。爱尔兰选民将在24日投票。拉脱维亚、马耳他及斯洛伐克将在25日投票。捷克选民则可以在24日及25日投票。包括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在内的欧盟其余国家则将在26日投票。
新力量崛起,欧盟政坛格局将彻底重组
本次欧洲议会选举中最为特殊的地方,就是欧盟内部来势汹汹的新生政治力量。这其中有我们熟悉的极右翼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政党,也有我们关注较少的中间政党以及部分极左翼政党的崛起。
法国高等经济商学院教授塞多米尔·内斯托洛维奇告诉笔者说: “自从欧洲议会被创立以来,中间偏右和中间偏左这两个传统党团的议席合计总是可以超过总数的一半。因此一直以来,欧洲议会的走向总是被这两个党团合力把控,促进欧盟内部不停地深化融合。但是,在即将到来的这次议会选举中,中左及中右的这两个传统党团注定无法在欧洲议会中取得绝对多数。这将是历史上第一次。”这也就意味着,中左的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S D)以及中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EPP)必须要联合其他党团才能取得多数。与此同时,欧盟内部的各个疑欧派政党几乎是肯定会大踏步前进,在欧洲议会内的影响力直线上升。本次欧洲议会选举将会不可避免地彻底重塑欧盟政坛的格局。
最新的民调显示,EPP和S D两大传统强势党团总计将失去74个席位,历史上首次丧失欧洲议会中的绝对多数。图片来源:欧洲议会选举官方媒体手册
上文所说的党团,是欧洲议会中各个政治力量角力和进行决策的基本单位。各国当选的议员都必须加入一个党团才能真正参与到欧洲议会的议事进程和决策中去。一般来说,党团都是由意识形态相近的议员组成的。党团是非常松散的政治联盟,议员们可以随时选择退出现有党团,并加入新的党团。本次欧洲议会选举将会极大地改变现在欧洲议会中的党团结构: EPP有极大的分裂的可能, S D更是有可能在选举中溃败。
内斯托洛维奇教授认为,现任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多领导的青民盟几乎肯定会在选举后脱离欧洲人民党党团。虽然该党在欧洲议会中仅有十余名议员,但是失去青民盟对于欧洲人民党党团来说依旧会是一个打击。
而在中左的S D这边,情况则更为严峻。内斯托洛维奇教授指出,法国社会党现在的民调数据处在历史上的最低点,很可能无法在法国达到进入欧洲议会的门槛——获得超过5%的选票。法国并不是孤例,欧洲的各个主要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在近几年基本都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惨败。在2017年的德国议会选举中,德国社会民主党仅仅取得了153个席位,成为史上最差战绩;2018年的意大利大选中,意大利民主党的得票率不到20%,从执政党败退为第三大党。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中,S D将会大踏步后退。
S D失去的议席将被中间政党和极左政党瓜分,这一趋势在法国尤其明显。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政党“共和国前进”已经选择加入中间派的欧洲自由民主联盟(ALDE),而法国另一新兴政治力量“不屈法国”则属于极左的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
还有一股力量是来势汹汹的的极右翼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政党。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至今依旧在民调上力压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排名法国第一。“随着这些新兴力量的崛起,我们将在欧洲议会中见证一轮党团的重组。”内斯托洛维奇指出。本月18日欧盟内部各个极右翼政党在米兰举行的集会就是重组的表征之一。
现时欧洲议会内的各个党团在政治光谱上的位置。极右翼政党分散在两个党团中,而在极右和极左都分布有疑欧派党团。在本周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之后,这一光谱很可能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将见证新的党团的产生。作者制图
本次选举的变数:低迷的投票率
本次欧洲议会选举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调动欧盟选民的投票热情。自从1979年的第一次欧洲议会选举以来,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就一路走低。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整个欧盟的平均投票率只有42.54%。而如果单看具体的成员国,数据更是触目惊心。在许多新加入欧盟的东欧国家中,投票率普遍不到30%,在捷克和斯洛伐克两国更是低于20%。
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投票率地图。可以发现明显投票率明显低迷,同时呈现出西高东低的特征:东欧国家的投票热情普遍不高。图片来源:欧洲议会官方推特
而从低投票率中获益最大的就是极端主义政党,不论是极左或是极右。“从历史经验来看,投票率越高,温和的中间选民就越多,S D、EPP以及ALDE等党团的得票率也就会越高。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都希望选民出来投票,投票率越高越好。”内斯托洛维奇指出。
这次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很可能出现反弹。许多欧盟选民都特别重视这次的选举。“我一定会去投票的,我的朋友们也一定会去投票的。作为奥地利人,我们深知一个右翼政党和极右翼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我们不会让在奥地利发生的事情在欧洲重演。”维也纳的大学生梅赛德斯·安托妮娅对笔者说道。而根据以往的数据,18到25岁的年轻人是投票率最低的群体。
但是学界对这次选举的投票率反弹的幅度依旧抱有审慎的态度。“我认为投票率的确会略有反弹,但是我不觉得我们会突然看到一个特别高的投票率。只要投票率能站上50%的台阶,就很不错了。期盼投票率反弹到60%还是不太现实。”内斯托洛维奇认为。
风向标:应该重点关注的国家
欧洲议会选举规模浩大,作为对此感兴趣的国人,不论是时间还是精力上都不允许我们一个一个地去追踪选举结果。下面,本文将为大家总结一些值得重点关注的国家,也就是这次欧洲议会选举的风向标。
1.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这四个国家是欧盟内部人口和经济排名前四的国家,这四个国家的选举结果不论如何对于整个欧盟都会有巨大的影响。而自从今年年初以来,作为欧盟发动机的法德合作逐渐出现裂痕。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之间近期摩擦不断,两位首脑各自所属的政党在国内都受到来自极右翼势力的挑战。因此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以及默克尔所属的基民盟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的斩获也是值得关注的。英国的选举结果将在北京时间5月24日凌晨揭晓。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选举结果则将在北京时间5月27日凌晨揭晓。
2.匈牙利和芬兰:匈牙利总理维克多·欧尔班领导的执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成绩将会是民粹主义在此次选举中成功程度的重要指标。同理,我们也应该关注芬兰的新兴民粹主义政党正统芬兰人党。芬兰一直以来远离欧盟内部的种种政治争端和矛盾,在这样一个国家,民粹主义是否也有生长的土壤,值得观察。匈牙利和芬兰两国的选举结果都将在北京时间5月27日凌晨揭晓。
3.西班牙:西班牙是欧盟的第五大国,与意大利同样处在地中海难民冲击的第一线。现在西班牙由左派的工人社会党执政,但是该党在西班牙众议院中并没有占据多数。同时,自从意大利的极右翼政府上台以来,西班牙几乎接收了所有意大利拒绝的地中海难民。因此,工人社会党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的表现是很值得关注的。西班牙的选举结果将在北京时间5月27日凌晨揭晓。
(作者系芝加哥安全与威胁项目研究员)

网友评论 >

一种连接手机的便携

据外媒报道,当水中过量的蓝藻细菌产生称为蓝藻毒素的有害物质时,会使蓝绿藻类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