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现金扎金花)前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供给侧改革或成焦点

将本文分享至:

(人民币现金扎金花)前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供给侧改革或成焦点前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16年中国经济将如何前行

新浪财经讯,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今日刊文,分析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

 (人民币现金扎金花)前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供给侧改革或成焦点

前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16年中国经济将如何前行

新浪财经讯,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今日刊文,分析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如何勾勒明年经济运行框架。文章称,由于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减,“宽财政+稳货币”仍将是2016年的政策主基调;而解决中国经济当下面临的转型期结构性问题不能只靠需求端刺激,同时需要配以供给侧的改革。

以下为文章全文:

距离2015年底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按照惯例,一年一度级别最高、研判当前经济形势和定调来年宏观经济政策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于近日召开。由于该会议将为明年经济发展勾勒出框架,因此也被坊间喻为“中国今年的最后一件大事”。

2016年经济“画卷”将如何展开?改革又将如何突破?专家表示,由于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减,“宽财政+稳货币”仍将是2016年的政策主基调;而解决中国经济当下面临的转型期结构性问题不能只靠需求端刺激,同时需要配以供给侧的改革。

稳增长仍是主要议题

保持经济在合理区间增长对于全面实现小康以及社会发展都是重要命题。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5年经济工作任务第一条是努力保持经济稳定增长。有分析预计,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依旧会是今年会议的主要议题。

2015年以来,步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遭遇诸多挑战:从宏观上看,经济增速下滑、地方财政收支也不乐观;从微观上看,传统工业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不仅没有得到好转,反而继续延续回落态势;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实体去库存化也面临诸多挑战。因此,不少专家在采访中表示,2015年经济是承压前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挑战。

作为“十三五”的开局之年,2016年的经济发展形势备受期待。按照目标,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从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来看,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在6.5%以上。

但从客观上看,2016年所面临的增长环境也难言乐观。经济增速下行压力仍在不断加大。正如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所说,“十三五”时期实体经济还要调整,尤其是前几年,总体将呈现“先低后高”的态势,2016年和2017年恐怕会比较艰难,因为需要解决深层次的问题。

供给侧改革或成政策焦点

“供给侧改革”是近期的政策高频词,它在11月中旬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被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随后的多个场合中,供给侧改革被高层多次提及,勾勒出在改革创新新框架下的经济调控新理念。

中国人民大学的报告分析认为,中国宏观经济的持续探底,决定了2016年必须对宏观经济政策进行再定位,应当借助经济探底的契机,重新审视和评估现有的改革,在大破大立之中寻找到大改革的突破口,并根据该突破口来重新梳理改革方案,寻找改革的可行路径。

报告建议,一方面要利用供给侧调整政策和需求管理政策阻断内生性下滑的各种强化机制,防止微观主体行为出现整体性变异;另一方面在强化监管基础上关注可能出现的各种“衰退式泡沫”。

与以往的思路相比,供给侧改革更侧重于提高经济效率以及激发经济长期发展的活力,也因此被看做是中国宏观经济领域近期最重要的信号。“‘三驾马车’的拉动效应不再明显,这是供给侧改革被置于前台的另一个原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分析说,投资边际效应正在明显递减,追根溯源,在市场经济发生变化时,会发现供给侧供给结构越来越不适宜市场需求侧的变化。“住和行的需求慢慢饱和,需求正在向多样化、高端化、服务化方向转型,但是我们的供给结构还是老的,而且这个结构调整很难。”

在王一鸣看来,供给侧改革就是让要素再流动起来,让资源从低效率领域转移到高效率领域,从已经过剩领域转移到更有需求的领域。需要建立一个有效的过剩产能的退出机制,特别是要能够有效解决那些占用了大量的资源、劳动力、土地甚至银行贷款的“僵尸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要素和资源重新流动起来、重新再配置,这是很关键的一环。”

国企改革财税改革将同时“发力”

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也是中国经济进入深度调整期和转型期的关键之年。在此关键节点,哪些领域的改革会被重点突破?专家认为,国企改革、财税改革将成为引领改革的两面大旗。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会推出既有年度特点又有利于长远制度安排的改革举措。其中,国企改革或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点突破的领域。

自2014以来,国企改革逐步推进。2015年9月,《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和《关于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的若干意见》相继出台,进一步明确了国企的改革方向。但“如何推进国企改革,做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目标”仍需要进一步具体化。也正因如此,“国企改革依然会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主要议题。”宋清辉如是说。

在国企改革“发力”的同时,财税改革将作为“先行军”继续在2016年全面深化改革中扮演重要角色。这也与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传递的财税改革迈向“深水区”的积极信号相一致。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要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当前财政体制仍然存在诸多问题,仅仅依靠修补性调整已不能解决改革“深水区”所面临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必须以建立现代财政制度为目标,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目标的实现,适应新阶段发展的客观要求。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表示,目前看,困难比较大的是财税体制改革,也应是最重要的改革领域,因为财税体制涉及到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涉及到国家治理机制现代化的问题。当前财税体制改革面临的挑战是财政收入下降而支出增加。另外,如何理顺中央和地方的权力和责任?现在思路似乎仍不清晰。

延续“宽财政+稳货币”政策主基调

受国内外复杂经济形势以及我国进入“三期叠加”的多重影响,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今年三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6.9%,这是自2009年以来GDP增速首次跌破7%。中国经济承压前行的态势不言自明。

为了营造更加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宽财政+稳货币”仍将成为2016年的政策主基调。

“2016年稳增长的压力犹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将坚持以往的基调。”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分析说,此前3年,由于经济增速下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基调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预计2016年政策仍将延续“宽财政+稳货币”这一主基调。

来源:金融时报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