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王者归来?写在川普税改前夜 广州汽车坠江

将本文分享至:

美元王者归来?写在川普税改前夜 广州汽车坠江 9月20日,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公布会议纪要,联储主席耶伦宣布将从10月开始缩减其数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维持1%至1.25%

 美元王者归来?写在川普税改前夜 广州汽车坠江

 

9月20日,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公布会议纪要,联储主席耶伦宣布将从10月开始缩减其数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维持1%至1.25%的基准利率目标区间不变,并暗示2017年可能再次加息。

至此,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美联储缩表计划,终于呱呱坠地。而它的降生,将给全球资本市场未来几年带来深远影响,甚至就是腥风血雨。

美联储决议同时声明,预计2017年还将加息一次, 2018年加息三次,2019年加息两次,2020年加息一次,同时调整长期中性利率预期至2.75%。而联储官员最新的经济预测显示,16位央行官员中有12位预期今年年底前需要再加息至少一次,甚至还有一位直接预计今年将加息两次。

我们注意到,美联储高级官员此次表态,与上半年「2017年度第三次加息可能会不了了之」的市场预期发生了根本性逆转。

缩表,双倍于加息的杀伤力

大家知道,美联储当前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是4.55万亿美元,造成这个庞大数字的当然是2007年以来的QE货币宽松政策。笔者此前撰文一直在讲,如果把QE比作一口沸水的锅,那么加息就是扬汤止沸,而缩表才是釜底抽薪。

道理很简单,加息仅仅是提高了美元资本的使用成本,但美元还在;而缩减资产负债表就是大幅度减少市场流通中的美元,直接消灭美元资本的流动性。从美联储缩表付诸行动那一刻起,全球资本市场上的美元将日渐稀缺,许多经济泡沫缠身国家的汇市、股市、楼市……等等资本市场,爆发金融危机的概率瞬间陡增。

其实早在今年6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上,就已经公布了未来的缩表计划,具体为每月初始缩减60亿美元国债和40亿美元的MBS(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每三个月缩表规模增加一次,直至达到每月缩减300亿美元国债和200亿美元MBS为止。

为避免老鸟们厌烦,这部分内容不复赘述,有疑问的可以查看笔者7月1日撰文《美联储压力测试完美,背后意义深远而残酷(上篇)和7月3日的姊妹下篇。

一句话,缩表远比加息来得更加决绝。

耶伦提前布置离任后事

看到这里,笔者知道一定有人要讲,眼下的川普总统并不喜欢强势美元,而联储主席耶伦的任期是2018年2月,届时川普将有机会提名美联储理事会7名成员中的5名。那末问题来了,耶伦卸任后,新一任主席会继续坚持贯彻缩表计划吗?

9月20日宣布利率决议后,耶伦主席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她在会上坦言想做完自己的主席任期,并直言「很早以前会见过川普,之后就没再碰面。」而对于记者更感兴趣的是否希望继续担任联储主席,她则完全未予置评。从这个小细节不难看出,美联储大概率是要更换掌门人了。

但这并不代表着收紧美元的缩表+加息计划会中途搁浅。

因为决定从今年10月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得到了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全票通过,一个反对者也没有!换句话说,纵然2018年川普总统有机会提名美联储理事会成员,由于耶伦主席已经提前把缩表大计确定了下来,川普将来即使想改变也几乎无法实现。嗯,缩表计划将如期进行。

翻云覆雨、无法忖度的川普

商人总统川普,骨子里有着与生俱来的逐利本性,注定了善变和不拘泥将是这届美国总统团队的标签。固然当下政府需要打压美元刺激出口,但一旦这个战略目标完成以后,收紧美元带来的资本回流和摧毁对手经济体的诸般妙用,届时会不会令川普变色龙般来个180度大逆转?在笔者看来,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牙尖嘴利的无脑争吵毫无意义,川普总统的诡谲行径,可以用一个小栗子证明。

今年6月,川普牛哄哄的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8月美国国务院向联合国递交了有关退出《巴黎协定》立场的文书。板上钉钉了吗?人家川普不忘表示,「如有对美国公平的条款,美方愿意就重回《巴黎协定》或达成新协议展开谈判。」

时时刻刻留有余地,不把事儿做绝,谁还敢说川普只会呆萌?

白宫发言人莎拉·桑德斯近日表示,只有向美国提供更有利的条件,才会改变其有关《巴黎气候协定》的立场。而9月18日,国务卿蒂勒森更是羞涩的直言,在适当条件下,美国可能会留在《巴黎气候协定》内。嗯,在看到美国过去扮演的领导角色正在渐渐被欧盟和D国取代时,美国不够淡定了,想回来了。

云龙百变!笔者甚至会想,假设D国的一带一路大计终于用钱砸出一条血路,彼时不甘心受冷落的川普会不会出尔反尔、重新复出领导TPP呢?看惯了其狡兔三窟般的商人手腕后,果真那一天发生那一幕,至少笔者不会感到吃惊。

信用评级占据制高点

战场上的美国人很少见嘴炮+小规模袭扰,总是喜欢谋定而后动,尤其钟情于海陆空三位一体、摧枯拉朽式的立体作战方式。

9月21日,标准普尔将其对D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一档,从原来的AA-下调为A+。9月13日,D国正府准备发行20亿美元债券的消息被捅出,这显然被敏锐的标普捕捉到了。为什么下调主权信用评级?标普的理由摘要如下——

长期的强劲信贷增长,加剧了D国的经济金融风险;2009年以来,存款机构对居民非正府部门债权快速增长,且增长速度常常高于收入增速;尽管此轮信贷增长助推了GDP的强劲增长和资产价格上升,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金融稳定性。预计未来两到三年的信贷增速仍会处于推动金融风险逐步上升的水平。

平心而论,这段论述理由有没有道理呢?不正是以前我们反反复复在讲的嘛。

该决定使标普对全球最大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评级与两大竞争对手穆迪和惠誉的评级相仿。

众所周知,惠誉早在2013年4月9日,就已经将D国的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从AA-降至A+,当时人家给出的理由是——

影子银行体系崛起带来的风险越来越大,导致D国的总信贷已经在2012年底达到GDP的198%,远高于2008年的125%。D国2009年以来国有控股银行大举放贷,虽然表面上保住了经济增长,但导致房价膨胀,并使地方正府背上巨额贷款,而由此导致的债务水平自一直令人担忧。最终而言,D国的债务问题将需要主权资源来解决,债务将转移到D国的主权资产负债表上。

这段话即使放到4.5年之后的今天来看,无论是既有事实还是长远推断,有没有丝毫牵强之处呢?这不是所谓戴着有色眼镜的‘阴谋’,而有令人信服的权威性。

而穆迪呢?5月22日下调对D国的主权信用评级时,遭到了正府的严厉批评,称‘穆迪高估了D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正府深化改革的能力。’并马上导演了一出中资大行对境外做空投资者的砸盘行为,从而拉开了M币上涨的序幕。寡人无疾,为何先生总言有疾?

小结。世界三大互相竞争的评级机构异口同声,这就不是专家和小粉红们口中一句轻蔑的‘阴谋论’可以敷衍得了的了。全球资本市场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就你自己不承认,这就有点呵呵了是不?

香港失去标普AAA信用评级

9月23日,标普将香港的长期信用评级从AAA下调至AA+,给出的理由是——

在信用长期强劲扩张后,D国内地的经济金融风险日益上升。内地与香港之间有着紧密的体制和正治关系,因为香港是D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D国内地得到的信用支持减弱对香港的评级造成了负面影响。考虑到金融和经济方面的联系以及最终的主权权威属于D国,不认为香港的信用等级能与D国内地彻底脱钩。

香港是东方金融之都,对流向内地的国际金融资本而言意味着什么毋需多言。而信用评级的下降,直接表征着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下降,以及融资成本的上升。

川普税改,即将为美元走高提供强劲支撑

9月13日,负责税改立法的美国国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资深共和党议员凯文·布雷迪表示,国会共和党领导人和川普正府将于9月最后一周公布美国税改框架。而财政部长姆努钦近日更进一步明确表示,川普正府的税收改革框架的细节,将于9月25日周一发布,将包括具体税率提议。

笔者此前多次撰文中讲过,只要川普正府的税改、医改或者基建计划中有一项能够顺利推进,美元就将结束下行趋势。

今天是周日,就让我们睁大眼睛,看看明天的美国税改最终会是什么结果。

一旦税改如川普预期,再加上美联储缩表和加息预期带来的市场重新评估,美元上涨将获得根本上的支撑,从而结束半年来的调整,重新回归到美元指数上涨周期的主旋律上。其实,当我们还在这里纸上谈兵时,市场预期早已经发生改变了。

9月20日笔者的撰文《非美货币升值,还可以支撑多久?》中也提到了这方面——9月18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2017年7月D国所持美国国债规模环比增加195亿美元,增至1.17万亿美元,连续六个月增持,7月持仓规模创近一年新高,继续坐稳美国第一大海外债主宝座。而第二大美元债主日本更牛,7月所持美债环比增加223亿美元,至1.11万亿美元。

包括我国在内的众多国家,近期纷纷抛售日债欧债重新持有美债,就是提前嗅到了危险气息。

尾声,你只能关注自己

本来打算收尾,但笔者注意到一个现象,最近几期文章留言中,总有人动辄抛出诸如「看清问题算不得啥,拿出计策才算本事」之类的雷人之语。今天索性借梯上墙,发表几句个人浅见罢。

9月6日,加拿大央行已经率先宣布加息25个基点,利率调整为1%,这是世界主要经济体跟随美联储开始紧缩的一个清晰讯号。

潮流已经不容逆转。在这种由不得你反抗的压力之下,只要不考虑重新闭关锁国,那末跟随货币紧缩政策,并加快紧缩步伐,避免资本被抽空,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通过加息拉高本币和美元的息差,对冲掉部分美元杀伤力,这一方面可以留住外资投资者,也可以让一直在喊的‘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多少有个交代。但是,

在货币收紧的过程中,必然意味着房地产等虚拟资产泡沫被挤破,必然意味着降低领先全球的金融货币乘数,自然也会在资本市场形成超级利空,而这个利空对于当下国内所有泡沫资产的巨大杀伤力,是显而易见的。

而这正是上面始终不愿意正面面对、始终回避改革、始终滴滴答答给市场放水的根本症结。然而,肿瘤已经形成,他拖你拖我也拖,最后面对的会是什么?呵呵。

不妨再多说一句。货币收缩,企业融资困难,这并不能够成为牺牲民企的理由。艰危时刻,正确的做法应该像养蛊一样,提供相同的竞争条件,放手让官企民企在公平市场上竞争,最后存留下来的才有资格代表某行业到国际市场一争雌雄。而不是用行政手段打压一方,扶持另一方,最后让竞争力低下的获胜者在国际市场上被打得满地找牙。

其实一介草民谈这些纯属扯淡,有什么用呢?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知道消息后,提早把不能保值的纸币兑换成可以保值的,提早变卖掉手中的泡沫资产、处理掉风险资产,提早准备越冬之物,保证一家老小在严冬中吃饱穿暖来得实在。大家都做到这一点了,党国自然也就没啥好顾忌的了。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才是真正的「爱国」。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