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稳投资”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将本文分享至:

以“稳投资”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总理在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持续释放内需潜力。这既是为了有效应对国际复杂严峻的经济环境变

 以“稳投资”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总理在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持续释放内需潜力。这既是为了有效应对国际复杂严峻的经济环境变化,也是以强大国内市场为我国经济平稳运行提供有力支撑,更是破解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的关键举措。强大国内市场怎么干?有哪些生动具体的案例可供参考?就此,光明网理论部联合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邀请业内多位专家学者推出系列解读文章,就如何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进行专业性地深入研讨。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为保持经济增长稳定在合理区间,在2018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2019年3月份的政府工作报告上,稳投资作为“六稳”的重要组成部分,均被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我国有上亿市场主体,稳投资不仅需要发挥积极财政政策效应,创新政府投资方式,突出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抓好直接投资。还需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撬动微观市场主体参与投资的积极性,引导投资转向高质量发展方向。笔者认为,当前“稳投资”可重点从以下五个方面来着手。

 

一是要继续稳高质量的投资。当前,发达国家都在出台各种优惠政策,努力引导制造业回流,同时避免本国的制造业投资外流。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更没有理由认为国内的投资多了。稳投资,重要的是稳实体经济投资,特别是符合高质量发展方向的制造业投资,避免投资“脱实向虚”。在产业政策上,政府要继续加大对实体领域特别是制造业领域投资的引导支持力度,保持战略定力,不能一遇到经济暂时的困难就想到房地产,改变政策初衷。还要注重不同产业之间的投资,改变一段时间以来片面追求GDP中服务业占比提升的倾向。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大国,保持实体领域的持续稳定高质量投资,维护制造业竞争优势,是未来一段时间必须要重点坚持的方向。

 

二是政府投资要突出精准。政府投资作为平熨经济波动的重要手段,在经济不景气时其作用不容忽视。但政府投资重要的是贯彻精准性,有所为有所不为,不搞“大水漫灌”、“撒胡椒面”。一方面是做好“店小二”投资,即重点投向基础设施、城市公共设施、重大基础性科技、社会民生短板等,补经济发展支撑短板;另一方面是“引导式”投资,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突出产业政策的精准调控,拉动和撬动社会资本,而不能越俎代庖占据社会投资主流,冲向可以由市场主体自主完成的投资。在当前形势下,各级政府投资要严防形成新的债务,严防“半拉子”工程。注重盘活部分优质资产,可以通过PPP等方式对一部分优势资产进行流动性盘活,成为政府新的投资资金来源和形成新的资产,实现资金、资产和资本的良性循环。

 

三是做好对民间投资的持续支持。改革开放以来,民间投资总体上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但近年来增速开始大幅回落,负面效应是直接导致整体社会投资增速的显著下降。针对这种现状,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指出,“要不断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并提出要抓好6个方面政策举措落实。同时,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尤其强调依靠改革开放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只要市场主体有活力,就能增强内生发展动力、顶住经济下行压力”。民营企业是市场主体的主力。政策的出台不仅要看初衷,也要看实效,当前政策的着力点,是如何通过持续的政策支持,提升民营企业家获得感。因此,今年国务院在适当时候成立督导组,对政策落实情况进行全国性督查,是必要的。而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在这样一个好的环境下,更要树立信心,肩负使命,着眼于未来投资,着眼于为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投资,不仅为本企业长远竞争力谋划,也为整个经济高质量发展积极贡献力量。

 

四是解决好国有企业投资效率问题。部分国有企业投资由于预算软约束,很容易产生过度投资,或者追求投资总量,追求当前利益的短期投资,忽视未来长远发展的投资。解决这些问题,要重点从三个方面来着手,一是国企要收缩投资战线,瞄准服务国家战略、优化产业布局、提升产业竞争力的目标,重点投向关系国计民生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推动产业集聚、化解过剩产能和价值链攀升,培育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二是要解决竞争中性问题。让国有企业和其他所有制企业均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三是在加大对内开放中实现国有企业竞争能力进一步提升。今后,对内开放要成为对外开放的基础和条件,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可在竞争中实现良性发展和互动提高,这样中国的企业才能在实力增加的基础上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才能使我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占据优势。

 

五是发挥好市场微观主体对国家战略的支持。当前,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级战略和倡议,都需要大量高质量的投资资源。因此,“稳投资”要引导投资主体和国家战略或倡议相结合,实现个体利益和国家利益双赢的局面。要尽量发挥微观市场主体的投资热情,让他们去选择最有效率的投资方向和区域,政府要着力做好这背后的机制建设和服务保障。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