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投资的机遇与挑战

将本文分享至:

新药投资的机遇与挑战 我们研究欧美新药投资市场时发现,每个轮次都有比较专业的投资人形成固定的圈子,抱团互相接盘,给企业相对平稳的估值体系并帮助上市,灵活对于研发型、国家

 新药投资的机遇与挑战

 

我们研究欧美新药投资市场时发现,每个轮次都有比较专业的投资人形成固定的圈子,抱团互相接盘,给企业相对平稳的估值体系并帮助上市,灵活对于研发型、国家战略型的新兴企业我们都会给与支持,即使在亏损的情况下,我们会根据筛选投资人及项目的质量保证其市场流通性。当然,这是我们的一个愿景,随着行业专业化程度提升,我觉得这个还是可以实现的。

还有一个原因是政策,中国特有的政策条件使得国产品牌得到了很好的推动。

新药投资4大可提升环节

在整个新药投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很多新基础技术、新研究方案、新概念都可以帮助新药提升快速上市的可能性。主要有以下4个比较重要的提升环节:

1.  发展分子影像学和分子病理学的精准诊断

尽管我们现在看到较多老年痴呆症药物或者跟神经相关药物的失败案例,但比如AZ这个项目上能够用PAT/CT看到淀粉样蛋白的沉淀,我们也可以用其他的一些分子诊断产品看到药物代谢情况。这其实也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

2.  分子标志物的发现和应用

其实分子标志物的发现并不新鲜,它很久之前就属于基础科研的一部分,现在更重要的是分子标志物的应用。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分子标志物去帮助我们从最早的筛查疾病到诊断疾病的精标准,以及到最后整个治疗环节的用药及愈后等。

3.  人工智能技术在临床前环节的尝试

人工智能和新药研发的结合,一直是大家探讨的一个热门话题。行业里很多项目,大多都是根据新药研发所拆解下来的不同步骤,有的是针对小分子药物,有的可能是针对分子标志物的应用,将表征与分子标志物进行关联性分析。

这些企业他们在早期是将公开数据库或文献,来进行算法的打磨。后期就会跟企业去进行更多的尝试与关联。这样的企业现在相对来讲较早期,能真正做到比较大的销售额或达到盈利的企业也比较少。

但是,我们对这块的信心比较足。希望后面有更多的能提升整个新药研发过程的创新方法出来。我觉得它都算一个比较智能的尝试。

4.  多组学多维度数据的打通

2017年3月,我们投的一家做肿瘤新生抗原诊断诊疗的企业梯计划”为临床肿瘤治疗的科学家和医生提供辅助治疗决策,为药企开发药物提供可信靶点选择,建设合作、互利、共赢的抗癌“天梯”,加速最新肿瘤免疫疗法的临床转化,帮助实现中国抗癌壮举。“天梯计划”网罗了行业内比较多的以肿瘤免疫为主的行业内人士,包括一些创业者或者医生,还有一些研究学者等等。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圈内伙伴能加入到“天梯计划”当中。

我们也是看到这么一个趋势,所以普华在新药研发当中也是将不同的基础技术和不同的团队结合在一起。有的是上游做重组蛋白,有的是做前端销售,有的是做生物学验证,有的是做基因大数据,还有的可能面向终端去收集数据。最终我们也投了一些跟新药研发相关的企业来与他们进行合作。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循环生态。

新药投资3大挑战

除了看到新药研发的整个行业机遇,我们也看到这个行业里的诸多挑战。

1.  方向扎堆,警惕泡沫

第一个挑战就是泡沫化,其实就是扎堆性的研发。从投资理念上,机构非常希望能够在大品类(肿瘤、心血管等),尤其是品类足且致死率高急需新药的行业里投到一些头部企业。

我们发现在某一个行业非常具有前景的时候,企业是很容易去扎堆的。拿CAR-T领域来说,整个中国CAR-T领域的临床研究数量其实是激增的。在整个世界版图上面,红色的部分就是CAR-T正在临床研究的企业数量。除了美国之外就是中国,而其中主要就集中在CD19的靶点上。

除了血液瘤CAR-T的集中之外,现在还有大量的企业也在同时申报相关的一些抗体药,或者是相关的CAR-NK等等。

2. 全流程的复杂性商业模式

比如说临床前CRO公司,或者说帮助注册的公司等等,他们扮演各自的专业性角色。所以,在国外很容易出现轻资产的新药研发公司,或者他们直接将研究院当中的一些产品进行转化,快速推入市场。

但是在中国,对企业家素质的要求更加综合。他们将一个企业或者说一款产品推入到市场,要经历更加复杂的一种模式。

我们以CAR-T治疗来举例。在海外,现在OxfordBioMedica等几家企业是有病毒制备的核心技术他们要一边能够达到生产的规模,同时又要保证产品的稳定性或者是可用性。所以,即使是在下游企业扎堆的情况之下,上游的这种服务型企业还是有可能会供不应求。

国内现在的政策还在不断完善不断规范化。但是同时它不一定非常利于很多品种的尝鲜者。这些团队他们需要除了技术、工艺、质控的能力之外,还要有非常强的运营和公关能力,比如政府关系维护,连接医院专家的能力。因为我们整个医疗体系还是以公立医疗为主,我们的本质上是要帮助大家都能够得到及时并且更好的治疗。

所以,在这样一个基础上,药企就必须能够满足医药环节、医疗环节中的更多要求,能够互相匹配。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接下来的整个投资其实是更加分化的,不会再如此的头部集中。因为头部的企业在政策的驱使和资本的操作之下,可能会慢慢的浮出水面,而后面的企业,大家会从不同角度切入找到适合自己的标的。

不管是投资还是创业,我们认为一个团队需要对4个底层元素有非常强的理解,才能在新药当中得到更好的投资机会。

1.格局。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谁是朋友,谁是对手”,或者现在看到的实操层面的中美贸易战,“一带一路”等等,它们带来的一些红利或者是一些挑战。

2.周期。企业的发展周期和金融工具的周期要进行匹配。企业的整个研发进展,审评节奏一定要与一二级市场的融资估值进行平衡,才可以在后续得到更好的帮助,而且要巧用现在一些比较专业规范的融资渠道

3.政策。政策是一个区域化的、基于现有行业特征所制定的一个游戏规则。有政策利好来提升自己实操层面的一些能力。

4.底层。我们理解为技术,包括医工结合的医疗机器人、导航技术、以及新药领域的基因编辑、细胞治疗等等。很多企业家即使身处大集团,都会时刻关注技术,关注自己是否会被一个新的技术颠覆。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