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体系

将本文分享至:

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体系 元旦过后,中国股市在探底10月份的低点后,受政策面诸多正向利好消息影响,顽强向上,沪市站稳2500点,长期低迷跌跌不休的股市出现冬日暖阳,在岁末时节

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体系

 

      元旦过后,中国股市在探底10月份的低点后,受政策面诸多正向利好消息影响,顽强向上,沪市站稳2500点,长期低迷跌跌不休的股市出现冬日暖阳,在岁末时节对人气和信心都是一种积极的呵护。

  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关于资本市场建设和金融安全的论述引起市场广泛的关注,会议第一次提出“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这是史无前例的。在中国资本市场近年不平凡的发展历程中,总书记高度重视,多次就市场基础制度完善等问题提出要求。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听取关于“十三五”规划建议的说明和对金融监管改革提出重要指导意见后,习近平总书记也对资本市场发展提出过要求,“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加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股票市场”。重要讲话高屋建瓴、内涵丰富,当时讲话的一个重要背景是“近来频繁显露的局部风险,特别是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 当前,面对复杂的内外环境,回望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的年风雨历程,深刻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对照中央要求,对于我们深化资本市场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现实意义。

  

  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重要的国内政策工具,它和银行体系、汇率市场一样,是大国经济运筹的协调中枢。它既是大国战略的核心,也是现代国家治理的关键。资本市场作为各种利益的交汇点,具有极强的政策性、全局性、渗透性和敏感性。中国资本市场成立二十多年来,无论是投资者结构还是市场的基础制度建设,都带有新兴加转轨的特征,而在极端情况出现时,监管经验和危机应对经验不足,就会出现盲目无序和暴涨暴跌的“超调”属性。在不久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期间,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同时召开了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座谈会,从最高决策层到管理者,已经深刻认识到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对经济全局的重大影响,抓住时机快资本市场改革已经形成高度共识。

  历史地看,大国崛起离不开强大的资本市场。经过28年的发展,我们深刻认识到,资本市场是和劳动力市场、资源市场、技术市场一样重要的要素市场,是实体经济中最基础、最强劲的动力。十年前,决策者提出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以来,但长期以来,过度“圈钱”使得中国股市沦为一个只对少数人个别阶层有利的吸金黑洞,垃圾公司造假包装成风,一上市就变脸,信息严重不对称,责权利不对等,不少公司通过坑蒙拐骗粉饰包装做假帐上市,他们成为市场的“有毒资产”和投资者的噩梦。市场大起大落,各种地雷无所不在,机构投资者的培育和长期价值投资理念的培育任重而道远,长期熊市让投资者备受煎熬,亏损累累。有统计表明,过去20年间,中国至少经历了三轮跌幅超过70%的超级熊市,5轮跌幅超过60%的大熊市,还有两轮跌幅超过30%的小熊市。普通投资者在资本市场难觅财富效应,韭菜被一茬茬收割殆尽,也使得以消费为主导的国家转型战略的实施艰辛备尝。资本市场长期畸形发展对经济和社会全局的负面影响日益凸显。这是市场险相环生的根本原因,这必须通过深刻的制度变革来解决。

  资本市场改革首先要正视一个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即市场在极度孱弱和极端低迷的市道下过度融资,这一问题长期饱受各方诟病。IPO的上市节奏继续高歌猛进,而退市机制不健全,连续数年融资规模称霸全球。不论是融资金额还是数量,夺冠全球IPO榜单。美国股市经过200多年发展,如今才3000家上市公司,而我们“弯道超车”用20多年的时间就快赶上了美国的上市数量,并于2015上股市“异常波动”前一度跻身全球前几大证券市场之列。

  这些年资本市场多次“异常波动”的教训告诉我们,如果只想着“弯道超车”,大干快上,遗患无穷。我在以前谈这个问题时,引用过一个经典的老故事。一支野外考察队前往南美洲的原始森林探险考察,请了一个土著人做向导。考察队日夜兼程,几天后就有人受不了了,开始陆续有病号出现。土著向导立即提出安营扎寨,就地休整,恢复队员体能,补足给养,以备后续路线的安全。他说“我们走得太快了,需要停下来,等一等灵魂。探险、登山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等一等,停一停,等一等我们的灵魂,知进退是为了保安全。因为没魂的事不安全、不可持续。

  去年10月份以来,决策层直面市场困局,启动了系列紧急救市机制,而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资本市场重要性的论述,说明我们对资本市场作用的认识有了一次发自灵魂深处的深刻而伟大的觉醒。现在,必须回应市场的核心关切,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下功夫,切实加强包括退市制度在内的一系列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努力补好短板。加强信息披露和对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切实加强预期管理,重树市场信心。监管者要有边界意识,坦诚地与市场正确沟通,面对困难,要有胸怀听得进尖锐的建设性批评。资本市场专业性政策性极强,也异常敏感,监管者要创造性地领会上级精神。对这个市场要有专业的管理,要非常小心,要懂得谦卑,要敬畏市场,敬畏基本规律。任何时候都不能僵硬、机械、教条地理解和执行上级精神,不能在防风险中酝酿新的风险,导致市场出现更大的困难。这几年,这方面,我们的监管工作和政策是有许多经验教训的。

  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经济较为困难的时候,如何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提振资本市场,关系到宏观经济金融体系的效率、安全和稳定。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和活跃的产业并购能降低企业负债率,缓释风险过度集中在银行体系,有效解决产能过剩,而资本市场的财富效应能拉动消费和内需、并为各类创新投资提供源头活水。这都是非常浅显的道理。

  国务院金稳委会关于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座谈会上提出,当前资本市场风险得到较为充分的释放,已经具备长期投资价值,改革面临比较好的有利时机。中国股市要走出低迷状态,必须在上市公司治理、严格退市制度、强化信息披露、培育中长期投资者、畅通合规资金进入资本市场、落实市场化原则等方面进行系统的制度重建,同时借鉴成熟市场国家和地区在市场重建方面的成功经验。

  昨天,有券商提出,可学习日本央行这年来的逆周期调节的成功经验。日本央行自2002年开始持有本国股票资产,并于2010年大幅增持ETF。截至2018年末,日本央行股票及ETF持有量占央行总资产约4.39%,占交易所总市值约3.7%建议中国央行购买中国国内股票,他认为中国将采取超越以往的措施来刺激股市。具体来说,政府可能会授权中国央行参与购买股票,强劲的股市表现在刺激国内消费方面将比新建铁路有效得多。McCafferty称,他认为市场可能从第二季开始复苏,且新增资金开始采取行动。中国资本市场的重要性和当前的困局及险境已引起最高决策层的担心,如果能以更大的智慧、勇气和决心,采取这样的救市策略,这将是中国资本市场一次深刻而伟大的觉醒,也是具有全局意义的。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