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充足率降至负数了

将本文分享至:

资本充足率降至负数了前段时间,郴州农商行一场“引人注目”的清收风暴再次引起人们对于农商行生存现状的关注。根据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农商行不良

 资本充足率降至负数了


前段时间,郴州农商行一场“引人注目”的清收风暴再次引起人们对于农商行生存现状的关注。

根据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农商行不良率始终处于连续上升状态,直到今年3季度才稍微显现出刹车的苗头;在所有类型的银行主体中,农商行的不良率也是遥遥领先。

综合中诚信国际、东方金诚、上海新世纪等多家评级机构的报告来看,今年已至少有14家农商行因不良暴露、资产质量恶化、触及监管红线而遭主体信用等级或评级展望下调。

从区域分布来看,不良风险暴露集中在环渤海湾(山东)、东北(吉林)、中西部(河南、安徽、江西)等地区,而不良率排名第一的是位于贵州省内的农商行。

其中,贵阳农商行截止2017年底,不良飙升至19.54%,拨备覆盖率降至34.15%,资本充足率仅为0.91%;贵州乌当农商行截止2017年末的资本充足率仅为0.07 %;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跌倒了负数期间,均为-3.12%;不良贷款率达14.96%;拨备覆盖率仅为26.62%,严重偏离合理范围。

按照监管要求,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不良贷款率则不应高于5%,拨备覆盖率最低要求为120%。

 

今年6月29日,中诚信一纸关于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下调的报告,将农商行高位运行的不良风险撕开了一个口子。

报告显示:2015年,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2.93%,2016年升至4.13%,而截止2017年底,其不良突然飙升至19.54%,拨备覆盖率降至34.15%,资本充足率仅为0.91%。

之所以出现如此剧变,其原因在于贵阳农商行在2017年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导致年末不良激增。

同样在贵州,联合资信对于贵阳乌当农商行的评级报告再次刷新了下限。

根据联合资信的2018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贵州乌当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仅为0.07 %;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跌倒了负数期间,均为-3.12%;为-3.12%;不良贷款率达14.96%;拨备覆盖率仅为26.62%。

此前,贵州乌当农商行的年度贷款五级分类标准较为宽松,仅将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划分为不良贷款,导致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偏离度高。

2017年以来,受监管政策影响,乌当农商银行调整贷款五级分类结构,年末一次性将大部分本息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划入不良贷款,因而导致不良贷款规模明显上升。

事实上,这也是目前包括农商行在内诸多商业银行不良充分暴露的主要原因之一。

“监管要求商业银行在今年6月30日前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列为不良贷款。而此前不良偏离度较高的银行在此之后不良率会有明显的上升。”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杨慧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