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可支配财富支撑消费增长

将本文分享至:

让可支配财富支撑消费增长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等联合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2018-2019)》。报告称,“中国消费者在房地产去库存中债

 让可支配财富支撑消费增长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等联合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2018-2019)》。报告称,“中国消费者在房地产去库存中债务率大幅度上升,消费基础受到严重削弱。新一轮去库存将储蓄存款相对薄弱阶层的可利用资金,基本上全部投入到了房地产市场。”

中国居民富起来了,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近年来,中国居民财富增长的速度在全球各种财富榜上非常抢眼。上个月,瑞士信贷银行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 2018》称,中国家庭财富总值已达51.9万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二。在2017年 6 月至今年 6 月期间,中国家庭净财富增加 2.3 万亿美元,占全球新增净财富的 16.4%。

与居民财富快速增长相对应的是,我国居民消费力不断提升。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8万亿元人民币,上半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78.5%,位列驱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首。刚刚过去的“双11”向来被视为观察社会消费的风向标,根据商务大数据监测,今年“双11”当天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超过3000亿元,同比增长约27%,再创历史新高。

不论是目前宏观经济中的消费数据还是具体消费场景如“双11”的销售数据,均显示我国居民强大的消费能力和强劲的消费增长劲头。中国居民消费能力其实是一种“财富效应”的折射。“财富效应”是指某种财富的累积存量达到一定规模后,必然产生对相关领域的传导效应或是控制效应,消费增长和消费升级是财富效应的最直接体现。

不过,我国居民财富在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存在一定的结构性问题。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8年,短短10年间,居民部门存款增速从18%下滑到7%左右。进一步来说,这个结构性问题主要体现在流动性和居民可支配收入上。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的相关数据显示:2010年到2017年,居民储蓄存款增长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从25.4%下降至12.7%。此外,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063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而去年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2932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3%。也就是说,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比去年少0.7个百分点。由此可见,我国居民财富增长的同时,可支配收入及流动性财富相对增长是过缓的。通俗地说,居民财富更多是资产价格,而不是可支配、可流动的“钱”。如此持续下去,必然影响到我国消费基础。

笔者认为,这才是文章开头《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2018-2019)》报告的逻辑起点,也是最需要关注的地方。当前,引致我国居民财富流动性和提升债务率的无疑是房地产,这也是中央一再调控房地产的原因所在,不能让不动产影响家庭的财富支出水平。此外,还要切实落实个税改革方案等,增加居民收入减轻税费负担。正如报告指出的,消费的核心支撑力不是高收入阶层,而是中等及中下收入阶层,所以要坚定“提低” “扩中”的收费分配改革方案,提高中等及中低收入阶层收入。

总而言之,我国居民财富也需要“高质量发展”,不仅要关注数量的增长,更要重点关注如何提高居民可支配财富的比重。只有可支配财富增长,居民财富中“钱”的流动性才能真正促使实际消费发生,才能持续支撑我国消费高速增长。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