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后,许多问题并没有改变

将本文分享至:

金融危机后,许多问题并没有改变 国际金融论坛(IFF)第15届全球年会于2018年11月24日-25日在广州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本届年会以“新全球化·未来之路”为主题

 金融危机后,许多问题并没有改变

 

国际金融论坛(IFF)第15届全球年会于2018年11月24日-25日在广州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本届年会以“新全球化·未来之路”为主题,腾讯财经全程直播本次论坛。

在全球金融问题探索上,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先生表示,金融危机十年后,许多问题得到缓解,但是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债务杠杆方面,全球债务已于1918年1季度攀升为250万万亿左右的新高位,金融机构领域以美国五大银行为例,控制金融资产达到47%,规模最大的1%的基金管理着45%的资产,影子银行方面,根据保守定义,如今规模为45万亿美元,控制着全球大约13%的金融资产,高于2010年28万亿美元。

以下为发言实录:

祝宪:各位同仁,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我对全球金融治理的导向,金融治理架构,新兴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角度以及开发性金融在其中起到的积极性作用,谈一点感想和体会。

近些年来,世界经济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经济全球化目前面临重大挑战,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还在减退,贫富分化加剧,金融市场出现波动,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思潮在抬头。许多国家仍在探讨经济可持续发展道路上,不断探索和试错,由于各国资源禀赋不同,政治经济体制各异,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发展模式,许多发展中国家还在借鉴模仿试验中,探讨真正符合自己国情的经济可持续发展道路。不幸的是,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总体而言,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美元周期脆弱性的增长,今年4月以来,随着美元指数超预期上涨,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如阿根廷、土耳其、巴西相继出现金融动荡,资产价格大幅度调整。十年前经济金融危机根源,刚才有两位在我前面发言的同仁已经提到很多,具体表现在债务杠杆过高,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影子银行等等,但是我们应该看到,金融危机十年后,许多问题得到缓解,但是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债务杠杆方面,全球债务已于1918年1季度攀升为250万万亿左右的新高位,金融机构领域以美国五大银行为例,控制金融资产达到47%,规模最大的1%的基金管理着45%的资产,影子银行方面,根据保守定义,如今规模为45万亿美元,控制着全球大约13%的金融资产,高于2010年28万亿美元。从全球经济治理层面来看,一方面自从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由二战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主导者和维护者,转变为全球贸易和投资中坚持和突出美国优先双边原则,给全球经济带来越来越大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由于受到科技创新,特别智能制造、数字经济、可再生能源广泛应用方面的种种影响,全球价值链在流程和架构上,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迁移和重构,由此引发全球金融投资贸易结构和产业链的不断变化,传统的全球化动力已在减退,急需通过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变革注入新的经济全球化的动力,同时不可忽视的是,全球化过程中的南北之间,价值链上下游之间不同产业部门之间的各层面的分配不均衡,也都亟待通过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变化得以逐步解决。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有的国际经济多边经济体系并不完美,确实存在许多弊端,应该给予改革,特别广大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关注的核心问题,仍然是长期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希望通过发展解决社会经济各方面的难题,包括贫困、收入分配不均衡等问题,但同时在开发金融的角度上,发达国家关注的焦点更集中在宏观政策和公共治理领域,在其影响和压力下,许多多边开发机构经常会偏离发展中国家经济体的实际需求。但是改革方案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必须得到大多数国家的认可,许多发达国家的学术界也看到了在今天的全球化过程中,国际多边金融体系,包括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都应该进行深度改革,但如何改,并没有一个共识。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多年来对国际货币经济组织和世界银行的不足和弊端,不断提出批评,并要求增加在这些机构中的话语权,目前仍缺乏艰巨、理论深度和可操作性的具体和改革替代方案,同时不同的新兴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诉求,也不可能完全一致,从低收入到中等收入,受不同发展阶段收入水平、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使这些国家很难在与发达国家中拧成一股绳,有一些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不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在全球金融前景尚不明朗的时候,国际多元开发金融机构引导基础设施投资,帮助成员国进行逆周期调整,稳定预期,提振市场信心方面可以发挥更积极的作用。2015年到2016年,在国际多边开发金融机构领域,成立了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主导的两家新机构,亚投行和新开发银行,国际社会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对这一新兴事物抱有很大期望,在全球基础融资需求巨大的情况下,亚投行和新开发银行本着开放、包容、共赢理念,与现有多边机构建立了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探讨开展包括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联合融资等在内的多种业务模式,共同促进新兴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融资水平,促进可持续发展和全球经济复苏,同时在今后的岁月里,也可以对全球金融体系的改变和改革发挥自己的作用。

谢谢大家!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