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圈高富帅我不是装穷

将本文分享至:

金融圈高富帅我不是装穷 两年前,一篇名为中信建投证券年终奖签发!超500万的比比皆是!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金融圈成为人们眼中“高富帅”的代名词。进入2018年,IPO、债

金融圈高富帅我不是装穷

 

 两年前,一篇名为中信建投证券年终奖签发!超500万的比比皆是!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金融圈成为人们眼中“高富帅”的代名词。进入2018年,IPO、债券承销、并购重组、再融资这几大主要业务全线受挫。业务腰斩,降薪、裁员、跳槽成为金融圈的热门词。这个冬天到底有多冷?中证君(ID:xhszzb)采访了几位投行、行研、资管、营业部人士,听他们讲关于中年危机、消费降级、房贷断供的故事。这几年,我们公司一直在降薪裁员。去年,公司把一些40多岁、没有项目的保代裁掉了,那都是我们国家第一、第二批保代,头发都花白了,却直接被裁掉了。早些年,保代除了每月能拿到固定津贴,每单IPO成功了还有80万-100万元的签字费。现在签字费早就没了。要拿到固定津贴,需要有已报到会里的项目,这个太难了。每次大家聚会,最后都成了诉苦大会。中金、中信的兄弟项目确实多,但中小券商投行就很惨,平时都闲着。公司奖金是笔糊涂账,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费用却卡得特别严,有的团队甚至连报销出差费用都要排很长时间。

我现在上有老下有小,老婆刚生二胎,压力确实很大。而且三十四五岁的年纪也比较尴尬,跳槽到前台业务部门,天天熬夜加班,根本干不动。我之前在山东省做了几年律师,不甘现状辞职到了北京。先去了一家P2P公司,加班熬夜考取了CPA,今年终于得偿所愿,去了一家小券商做IPO业务。然而,并没有什么项目。一直都在瞎跑,接触各种所谓新项目,但都不靠谱,也不知能不能赚点饭钱。本来就是小券商,团队也不给力,今年到现在还没有做成一单,除了基本保底工资,收入为零。最近老老实实帮一些可能退市或者已经退市的公司,处理各种债务重组、股权重组问题。研究所这块,我所知道的,有几个首席都降薪了。感觉券商现在挺难过的。前几年有些小券商大规模扩张,现在行情不好,竞争激烈,大多入不敷出,所以只能从小弟开始裁。一个组从6个人精简到3个,不给你加薪、不发年终奖,变相逼你走。行情不好的话,投研部门会相对清闲一点。作为卖方,推荐的股票客户也不感兴趣。行情好时赶上好的券商,年终奖是平时工资的好几倍,现在就什么都没有了。对我们收入影响最大的是奖金部分。公司的资管业务在行业内有优势,但今年行情不好,再加上之前太激进了,很多项目出现风险,导致上半年基本没有投放新业务。所以公司要求全员降薪,降幅将近20%。跳槽也没那么容易。。先是让我签一个离职承诺书,承诺若经手项目出现风险要承担经济及其他相应责任,后来又出了一个离职制度。今年行情不好,个人经纪业务难做。公司通过降薪变相裁员,行情差的时候创收标准也不降。我们的创收达标任务是,转正后第一年创收8万元以上,第二年25万元。现在创收达标是很难的事情。比如,我是研究生新人5档,基本工资税前6600元,创收不达标至少降1档,1档就是1000元。本来工资就不高,再一降就更低了。收入越来越低,房租却越来越高。我在常营新天地租了个62平米的自如房子,租金要5700元一个月。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