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金融还有明天吗?

将本文分享至:

民营金融还有明天吗? 强监管时代,对民营企业来说,金融还有得做吗?对于这个问题,近期我曾经多次被问到。人们焦虑的是:按照目前的局势,民营金融还有明天吗?在强监管之下,一方面是民营

 民营金融还有明天吗?

 

强监管时代,对民营企业来说,金融还有得做吗?

对于这个问题,近期我曾经多次被问到。人们焦虑的是:按照目前的局势,民营金融还有明天吗?

在强监管之下,一方面是民营的新金融巨头纷纷表态“不做金融”,另一方面是传统金融机构大举进军金融科技。

一时间,漫天的唱衰之声。对比多年前颠覆一切的乐观,眼下似乎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其实,民营金融的发展大门,一直敞开着。而这个新时代,呼唤新民营金融。

1. “不做金融”

时间退回到2017年初,蚂蚁金服宣布,将自身定位为“TechFin”,以后只做技术(Tech),帮助机构做好金融(Fin)。

在今年4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间隙,京东金融CEO陈生强称,未来京东金融将不再做金融,将把全部的金融资产转让给银行等金融机构,为金融机构服务。

没过几天,4月18日,乐信集团CEO肖文杰表示,乐信将进一步开放现有的技术、场景和用户,“不做金融业务、不参与金融业务竞争,做各大金融机构最好的合作伙伴”。

就在新金融机构纷纷表态“不做金融”的同时,传统银行吹响了进军金融科技的“集结号”。

在3月底的2017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语出惊人:“近些年来传统银行一直备受金融科技公司的折磨,现在我们可以说,老银行也要颠覆它们了。”

几乎同一时间,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则放话称,“金融科技不是‘独角兽’的专利,我们传统银行一定会在科技领域打一个大的翻身仗。”

一个标志性事件是,4月18日,建设银行旗下的全资金融科技公司——建信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上海揭牌,成为国内首家由国有大行成立的金融科技公司。

新金融机构的“退缩”,与传统金融机构的“进击”,形成了强烈对比。鉴于新金融机构大多是民营企业,更加剧了人们对民营金融的悲观情绪。

2. 怎么了?

其实,这些新金融机构并非真的不做金融,而是希望更多强调自身的技术能力,同时也许是为了向传统金融机构进一步“示好”。当然,刻意淡化金融色彩,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推动业务向非金融行业拓展。

既然如此,它们为什么一定要表态“不做金融”呢?必须承认的是,这与当前的金融监管环境给人们带来的避险情绪相关。

中国当代金融史,是一部不断开放、不断创新的历史,在此过程中,民营企业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并涌现了为数众多的优秀民营金融企业。

尤其在2013年以来的互联网金融大潮中,得益于相对宽松的金融监管环境,以互联网公司为代表的民营金融迎来了空前的发展机遇,从支付、借贷到理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然而,由于民营金融本身的多元化与复杂性,也出现了一些不合规、不合法的情况,尤其是浑水摸鱼者打着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的大旗,行非法集资诈骗之实,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最终促使监管出手整顿。

以去年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为标志,强监管时代正式来临。

一系列强监管政策正在落地。4月27日,《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同日出台。用不了多久,《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也将公布。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上述机构对外喊出了“不做金融”的口号。

3. 并非洪水猛兽

在中国,民营金融的整体形象,一直不算太好。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一些影响力较大的个案,坏了一锅好汤。

在传统金融领域,从明天系、富德保险到安邦保险等,这些知名的民营金融集团,一度在市场上兴风作浪,引起轩然大波,最终因违法违规受到监管部门的严厉打击。

在新金融领域,提及民营企业,不可避免会想到e租宝、中晋系和快鹿系等负面典型,它们不仅伤害了金融消费者,更令行业形象遭受重创,哪怕它们本质上与新金融毫无关系。

这一切都加剧了人们对民营金融的质疑,并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民营金融所存在的问题。

但这并非全部,民营金融不是洪水猛兽。

诸如,在银行业,以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为代表的民营银行,走出了与传统银行截然不同的发展之路,并且业绩出众。

在保险领域,除了安邦保险、富德保险,更有民营的平安、泰康和阳光等优秀代表,还有新兴的众安保险等互联网保险公司。

更值得瞩目的是,如今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并涌现了蚂蚁金服、腾讯金融等一批巨头,它们的崛起带动了整个金融市场的改革与创新,并且在积极向海外市场输出。

一个更细分的P2P网贷领域,以人人贷、宜人贷等为代表,这些平台在业绩与合规方面,均不亚于任何国资背景的平台,在行业里扮演了领头羊角色。

需要指出的是,民营金融没有原罪,就像国有金融并非生来优越。

在金融的世界里,风险不会因为所有制的区别而有所不同。任何不合规、不审慎的金融活动,终将付出代价。

举例来说,90年代末,面对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问题,中央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剥离了超过1万亿的坏账;本世纪之初,一大批国有证券公司因挪用客户保证金、违规国债回购等问题而垮台。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