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降准释放4000亿 资金面缘何变紧张

将本文分享至:

央行降准释放4000亿 资金面缘何变紧张“最高上浮53%!大额存单让我们轻松赚收益!”“沪市1天期国债逆回购年化收益率最高已达12.2%!”  几天前金融市场

 央行降准释放4000亿 资金面缘何变紧张


“最高上浮53%!大额存单让我们轻松赚收益!”“沪市1天期国债逆回购年化收益率最高已达12.2%!”

  几天前金融市场还在欢快地准备迎接降准“及时雨”,然而在降准落地的时间节点上,资金面却出现了愈加紧张状态——银行的大额存单利率普遍大幅度上浮,国债逆回购利率飙升,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突然走高。

  央行释放流动性,市场上的钱缘何反而更“贵”了,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称,降准释放的4000亿流动性有限,4月是税费清缴高峰期,且央行连续净回笼资金,为防止宽松预期而进行资产端加杠杆等因素,导致市场资金面紧张。

  “金融去杠杆的上半场并没有结束,下半场已经开始,没有中场休息。”记者在采访中接触到的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债市短暂牛市后回落,市场上短期资金受青睐,同时银行纷纷抢食一般性存款,流动性压力仍在。此次降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宽松,预计货币政策仍将保持稳健中性。

资金面紧张

  4月17日晚间,央行决定,从4月2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同日,上述银行将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贷便利(MLF)。此次降准释放资金规模约13000亿元,偿还MLF约9000亿元,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元。

  降准引爆了市场情绪,17日债市夜盘各期限品种收益率均出现大幅下行,10年期国债、国开利率分别大幅下行10BP、16BP;18日早盘市场延续火热态势,10年期国债利率大跌至3.50%关口,10年期国开债利率降幅高达22BP,双双创2014年11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纪录。

  不过,债市的好行情仅持续了一天,4月19日,债市出现明显回调,国开债各期限品种纷纷上行5BP左右。债市在20日短暂企稳后,23日债券期货、现货市场再现大幅调整,并在此后交易日震荡调整;23日10年期国债活跃券180004收益率大幅上行7.5BP重新回到3.60%关口,截至26日收于3.63%。

  从货币市场的表现看,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隔夜利率(Shibor)从4月10日的2.5510%,一路走高至27日的2.9210%,逼近去年9月30日创下的近三年新高。

  资金面流动性趋紧,缴税集中走款对流动性的压力不可忽视,一般来说,4月是税收大月,降准前一周又是税款清缴高峰期,资金面转紧本在预期之中,但是情况似乎并不尽然。

  另外,一位银行交易员对记者表示,4月25日降准落地,但同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1500亿元,新增资金整体有限,市场流动性紧张局面未现明显缓解。“银行间市场资金供给可能确实相对紧张,但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匮乏,缴税因素对资金面如此大幅度收紧的解释程度有限。”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此次资金面连续多日的收紧,资金供给的相对匮乏只是一个背景辅助,主要问题出在资金需求端——金融机构的加杠杆行为带动的融资需求。“央行在此次降准中主动释放无成本、长期限的资金,超出了市场预期。这对于一直无法判断政策方向的投资者而言,无疑是确认2018年流动性较2017年整体改善的一个积极信号,必然会快速进场上车,分食这次大的交易性机会。”李奇霖认为。

  东方金城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对记者表示,当前资金面吃紧,一定程度上也与前期非银机构在“降准”消息刺激下大规模加杠杆买债券,放松流动性管理直接相关。其认为,近期流动性超预期紧张,这些机构为降低融资成本,融资需求主要转向短端资金,造成交易所隔夜国债逆回购利率连日居高难下。

中小银行负债端承压

  在银行间市场利率上行的同时,银行也在上调存款产品利率以吸引客户。“上浮55%!长沙银行个人大额存单利率再升级!”除了在营业厅放置宣传板,在官方网站、手机银行上宣传,不少银行甚至在社交网络公众号上对大额存单进行了推送。

  据了解,4月中旬,建行率先推出较央行基准利率上浮45%的一年期大额存单后,部分国有大行也相继发布了利率上浮的产品。

  部分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也不甘示弱,宁波银行在4月23日推出的最新一期大额存单产品列表显示,1年期和2年期产品年化利率分别为2.13%、3.192%,3年期产品为4.18%,较之基准利率上浮幅度分别为33%、52%和52%。

  在王青看来,央行放开利率浮动上限后,各家银行纷纷上调大额存单利率。其背后主要有两个推动因素:首先,近期整个市场资金面偏紧,加之金融严监管要求银行负债项目回归表内,银行吸收存款压力增大。其次,大额存单利率上浮符合监管层利率并轨的政策取向。“下一步央行或将通过引导存款利率上行、货币市场利率下行的方式,逐步实现双轨制利率并轨。大额存单利率上升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第一步,未来存款利率也可能有上行空间。”王青分析称。

  对银行而言,负债来源主要有三个部分:首先,一般负债(即核心负债)是企业和居民的存款,成本低且稳定;第二是同业机构之间拆借,流动性对管理要求比较高,波动性比较大,负债成本跟货币政策密切相关,货币政策宽松时成本可能比较低,但一旦货币政策发生转向,对于银行的管理就带来压力;最后为通过发行债券以及股市融资等来进行负债。

  近日监管机构公布了前三个月份银行资产和负债情况,银行总体负债的增速放缓,由1月的8.5%,到2月为7.7%,3月回落到7.4%。数据也显示出现结构不平衡现象,大型银行总的负债持续在增加,且增速有所回升,从2月份的5.6%到3月份6.6%,且在整个金融机构中的占比,从一月份35.3%提高到了35.9%。

  “大型金融机构负债的压力不大,但股份制和城商行的负债压力比较大。股份制银行在前三个月中,总负债规模连续在收缩,而且占比从1月份的18.3%下降到18%;城商行总负债规模占比从 13%下降到12.8%。”温彬说,“我认为原因主要是从去年开始金融去杠杆以来,压同业工作没有结束还在继续,金融机构特别是城商行和股份制在同业负债上下降得比较快,所以直接影响到了总负债的增长。金融去杠杆的要求使得部分中小银行对稳定存款,特别是稳一般存款的压力尤其突出。”

  银行对负债资源的争夺也体现在结构性存款上,一季度中资全国性银行新增结构性存款1.84万亿元,比2017年年末增长26.5%,同比增长46.9%。结构性存款成本明显高于普通存款,也高于保本理财,负债资源稀缺背景下的银行负债压力仍在。

  天风证券宏观分析师宋雪涛认为,虽然降准可以缓解银行负债端的成本压力,但是难以逆转,利率市场化需要存贷款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双轨融合,存款利率向上浮动的过程仍会抬升银行的负债成本。

稳健中性基调将持续

  记者在采访中接触到的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此次降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宽松,预计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中性。“金融去杠杆的上半场并没有结束,下半场已经开始,没有中场休息。”宋雪涛认为,此次降准是去杠杆下半场中适当宽货币和结构性紧信用的适时之举,而非货币政策转向甚至全面宽松的信号。

  同时,宋雪涛认为,债市短期内风险仍存,短端利率可能在货币市场流动性宽松中继续下行,但长端利率继续向下的空间和动力有限,行情可能会有所反复,收益率曲线将进一步陡峭化。

  华创债券分析师屈庆同样认为,此次降准并非是货币政策新一轮宽松的开端,从经济、通胀、杠杆情况来看,均还未形成倒逼货币政策宽松局面。监管去杠杆环境并未改变,机构加杠杆会迎来再度去杠杆的压力,同时,资管新规落地在即,业务调整对债市也会有新一轮影响。

  屈庆认为,此次降准更多是对冲银行负债成本压力,引导低成本资金流向实体。“首先,银行负债端的综合成本更能决定后期市场的走势,而在银行存款利率逐渐上行趋势下,降准带来的成本下降仅能缓和综合负债成本的上行速度,整体看银行综合负债成本仍在上升。其次,目前结构性去杠杆的大环境,金融防风险依然是重要攻坚战,而机构加杠杆的行为可能会导致央行重新审视货币政策的操作效果。最后,监管文件的脚步越来越近,仍需关注资管新规落地后的影响。”

  4月下旬资金面大幅收紧,5月初资金面的走势又将如何。“应该会有所放松,但5月第一周有3400亿的逆回购到期,能松到什么程度要看央行的态度,若收回估计也不会太松,之后还有缴准和缴税,根据过去缴准规模估计大概在1500亿至2000亿,缴税规模去年是2200亿左右,考虑企业利润改善的情况,可能跟4月一样缴税的规模或超过以往。”屈庆表示。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