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德国抓住了美国人黑手 黄奇帆最新任命

将本文分享至:

刚刚,德国抓住了美国人黑手 黄奇帆最新任命 德国大选将在明天也就是当地时间24日举行,按照民调显示,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优势明显,“躺着选”都能胜出,默克尔将实现第

 刚刚,德国抓住了美国人黑手 黄奇帆最新任命

 

德国大选将在明天也就是当地时间24日举行,按照民调显示,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优势明显,“躺着选”都能胜出,默克尔将实现第四次连任。然而,本来波澜不惊的德国大选却因为曝出美国“干预”问题受到关注。

慕尼黑科技大学政治学研究人员发现,最近在YouTube、Facebook、Redit等社交媒体上涌现出了许多抹黑德国总理默克尔与中左翼候选人舒尔茨的内容,这些帖子美国的“另类右翼”运动有直接的关联。美国的“另类右翼”运动与欧洲极端右翼组织一直以来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共同的主张就是反移民、反犹太人、排外主义等理念。这些人在美国大选中大量“散播具有毁灭性的反希拉里、支持特朗普”的消息。联想到斯诺登曾爆料美国长期监控黙克尔的黑历史,当前的信息自然让德国人有理由愤怒!

当然,这一消息的看点还不在于来自美国的“干预”能否影响或左右德国大选的结果,前文已经指出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优势不可撼动,而在于美国和欧洲极右翼势力的抬头与相互勾连,并试图影响美国与欧洲的政治生态。

当前,西方国家的极右翼势力的崛起成为一种令人警惕的政治倾向。在法国的大选中玛莲娜·勒旁领导的极右翼阵线进入第二轮,虽然在与马克龙的最终对决中失败,但得票率创下新高,并超越社民党和共和党这两大主流政党成为法国第二大政治势力。奥地利去年5月份的选举中,民粹主义候选人诺贝特·霍尔尽管败北但得票率居然高达49.7%。在意大利、瑞典、丹麦、匈牙利、波兰等国家,右翼势力也成为极具影响力的政治力量。它们冲击着欧洲传统的政治生态。

在过去的2016年,人们亲眼见证了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上台、意大利五星社会党狂飙、法国勒旁崛起、德国默克尔移民政策转变等等反常的政治现象,整个西方世界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反移民思潮合流井喷。人们不禁要问,曾经作为“民主制度标杆”的西方世界究竟怎么啦?

西方极右势力的抬头,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进入21世纪以来整个西方世界陷入普遍的发展困境,经济结构失衡,增长率长期低谷徘徊,债务危机多年无解,失业率高企,大量失意的人群成为欧洲激进思潮扩散和极右势力抬头的社会基础。由于传统的政治力量无力解决这些问题,他们把目光转向了那些“少数”“非主流”的激进极右翼政党。由于这些政党高兴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的旗帜,很容易吸引那些社会进步的“失意者”,造成几乎席卷整个欧洲的极右翼政党逆袭。

从根源上来说,西方极右翼政党抬头在于西方发展方式与治理困境导致的选民对“精英政治”失败的失望,民从在经济不景气或是遭遇危机时把传统主流政党当作“出气筒”,用选票来“惩罚”传统政党,希望极右翼政党能带领国家和社会走出困境。

这次德国大选中,德国另类选择党的候选人佩特里虽然没有任何胜出的可能,但在极右思潮的推动下明显扩大了选民基础,有可能获得更多的选票,从而在德国参议院拥有更大的影响力。这是德国人最为担心的结果,毕竟德国曾经是一个受过纳粹蛊惑并因此而陷入集体疯狂的国家,二战血的教训让德国人和欧洲人记忆深刻。

美国极右势力与欧洲极右势力的相互勾连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动向。美国的社会矛盾已经造成了导致弗吉尼亚州发生大规模骚乱,造成人员伤亡的惨剧,显示出美国社会撕裂程度已经十分严重,白人至上与多种族融合的美国内部冲突正在加剧。欧洲极右思潮与极右势力的抬头正导致多国政策的转向,排外主义、反全球化、反穆斯林、反欧盟在欧洲多国政党和选民中漫延。西方世界刮起的这股逆流如果得不到遏制,世界的乱象将会更加加剧。

解决西方问题的出路在于放不下老大心态,转变发展模式,改变政党之间恶性竞争导致的民主政治劣质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而不是诉诸民粹,筑起高墙,把怨气撒向别的国家。如果西方在极右思潮的推动下导致整个国家社会发展转向,无疑是饮鸩止渴,向着灾难与混乱狂奔。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