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启示录

将本文分享至: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启示录 时间回到十年前的那个秋天,随着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向美国政府申请破产保护,一场自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海啸迅速向全球蔓延。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启示录

 

        时间回到十年前的那个秋天,随着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向美国政府申请破产保护,一场自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海啸迅速向全球蔓延。无论从破坏力、波及面,还是从事件的突发性来看,那都是一场载入国际金融史册的危机。彼时,全球金融市场哀鸿遍野,各国央行惊慌失措。国际金融界如梦方醒:看似固若金汤的全球金融体系竟是如此脆弱。

  此后的十年间,世界范围内关于那场金融浩劫的讨论不绝于耳。从政策制定者到经济学家,从金融专业人士到普罗大众,人们都在试图回答同样的问题:那场金融危机的根源究竟在哪里?我们又能从那场危机中吸取哪些教训?

  带着这些问题,中国财富网于近日对瞭望周刊社副总编辑刘明进行了专访,请他从亲历者、见证者和观察者的角度,分享对那场全球金融灾难的思考。

  瞭望周刊社副总编辑刘明接受中国财富网专访。(中国财富网郑作伟 摄)

  "断层线"依旧存在 世界经济隐忧重重

  说起人们对那场金融危机的反思,必须提及的是印度央行前行长拉古拉迈·拉詹(Raghuram G. Rajan)所著《断层线》(Fault Lines)一书。与其他人在金融体系内寻找原因不同,拉詹另辟蹊径,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世界范围内收入的不平等、贸易的不平衡以及不同金融系统之间的冲突。

  《断层线》一书出版于2010年,距今已有八年时间。然而在刘明看来,拉詹在书中所指出的问题至今仍在威胁着全球经济的健康发展。“这些所谓的断层线一条都没有消失,”他说,“收入不平等、贸易不平衡和金融系统间的矛盾等问题,依然在对世界经济构成威胁。”

  刘明认为,这些断痕不仅仍然存在,而且在不断扩大。他以近期发生在美墨边境的移民潮为例,指出国家间经济发展的不均衡正在加剧。“其实早在美国政府计划修建边境隔离墙之前,一道无形的高墙已经在那里矗立多年,”刘明说,“在这道墙的两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生活在其中一侧的人们正越来越难以突破这道无形之墙的阻隔。”

  老问题悬而未决,新险情却已然浮现。2018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4小时内两度发布报告,向世人警示全球经济中的新风险。刘明也在9月中旬到10月初为中国财富网连续撰文四篇,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进行反思,并告诫人们注意防范新的系统性风险。

  刘明在采访中提到,随着国家间贸易摩擦的升级,美联储的渐进加息,国际资本流动发生逆转,市场情绪也已产生显著变化,似乎预示着全球金融市场可能面临新一轮动荡。“新的危机正在暗流涌动,这可能预示着另一个明斯基时刻的到来。”他说。

  防范“系统性风险”成关键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让“系统性风险”一词变得家喻户晓,成为人们探讨危机防范之策的关键词。刘明认为,尽管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成因非常复杂,但那些“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却往往成为触发此类风险的源头。“这些金融机构的规模过于庞大,结构过于复杂,管理也不够透明,” 刘明说,“它们对全球金融体系极端重要,因而也极度危险。”

  为更好监控这些被称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大型金融机构, 二十国集团于2009年在其伦敦峰会上授权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和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CBS),要求两家机构自2011年起每年发布一份相关名单,并对名单之上的大型金融机构提出更高监管要求,旨在尽可能降低风险发生的概率。

  巧合的是,就在上述国际金融监管机构开始研拟名单,加强对大型金融机构监管之时,刘明恰好在瑞士负责有关国际组织的工作,从而有幸见证了这一系列重大举措的施行。刘明说:“谈到全球金融中心,人们都会想到华尔街。而事实上,瑞士也是不折不扣的国际金融中心。”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