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地养老”的农村实践 碣石洋垃圾

将本文分享至:

“以地养老”的农村实践 碣石洋垃圾 “以房养老”是近年来我国城市养老产业市场中的一个新兴热词。然而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平罗县,这里的一些农

 “以地养老”的农村实践 碣石洋垃圾

 

“以房养老”是近年来我国城市养老产业市场中的一个新兴热词。然而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平罗县,这里的一些农村养老院已经实现“以地养老”,不少老人通过退出宅基地、承包地等置换养老服务,缓解了家庭养老压力。

农民老了、种不动地了怎么办?这是摆在广大农村社会的一个现实问题。在平罗县灵沙乡,当地在寻求解决农村养老问题的过程中,把目光投向了因农村改革而被盘活的土地资源。

“灵沙乡有40%的村成了"空心村",不少房屋空置、耕地撂荒。这几年在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作用下,这些农民不愿种、种不动的土地变成了手中的资本。而对于老年农民来说,这些资本就是置换养老服务的砝码。”平罗县灵沙乡党委书记陈东华说。

2014年,灵沙乡将胜利村村部旁边的一所废弃小村改造成养老院,由社会资本负责运营。结合平罗县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自愿有偿退出的改革措施,入住的不少老人都选择把土地、农房或流转、或退出,用这些收益支付养老费用。

胜利村村民马占福今年已经68岁,子女都已成家落户县城。3年前养老院刚建成时,老两口盘算了一番,最终选择将宅基地、房屋、承包地全部退出,从农村“净身出户”,搬进了养老院“以院为家”。

“宅基地连带自己建的砖房一并交还给集体,政府补贴了8万元,10亩承包地我也退出了承包权,政府按每亩9000元补贴了9万元。这些钱我拿出一部分给老伴买了养老保险,现在每月能拿1200多元的养老金,足够我们老两口在这里生活了。”马占福说。

目前,这家养老院共入住农村老人74人,少数人将农村“三权”全部退出,多数人选择退一部分,留一部分。然而,“以房养老”“以地养老”目前对于绝大多数老年人来说,只是缓解家庭养老压力的途径之一,农村土地和房屋的价值难以单独支撑起机构养老。

马占福说,我当时退出“三权”时正好赶上了养老保险的好政策,只花了2.2万元就给老伴儿买了养老保险,到了年龄就能像城里工人一样每个月领养老金。很多人当时没有购买养老保险,现在都后悔错过了当年的政策。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灵沙乡养老院“以房养老、以地养老”的农村老人中,绝大多数仍然需要用子女的补贴或者自己的积蓄填补不足。马占虎说,“以房养老、以地养老”需要有配套的农村养老保险政策,这是目前不少农村老人最大的期盼。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