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经济反弹可期 年内CPI继续上行的空间不大 最新新闻热点

将本文分享至:

9月经济反弹可期 年内CPI继续上行的空间不大 最新新闻热点 9月26日电 9月1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8月主要经济数据指标,结合此前发布的通胀指标和进出口数据来看,除通胀指标上

 9月经济反弹可期 年内CPI继续上行的空间不大 最新新闻热点

 

 

9月26日电 9月1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8月主要经济数据指标,结合此前发布的通胀指标和进出口数据来看,除通胀指标上行之外,8月主要经济数据几乎全线回落,与上月底公布的双双大超预期的PMI指数形成背离。这也再次印证了笔者的观点,当前的经济走势更像是L形。

人民币升值刺激进口贸易增长

中国8月出口同比(以美元计,下同)增长5.5%,低于预期的6%和前值的7.2%,创今年4月以来新低。8月进口同比增13.3%,后修正至13.5%,显著高于预期的10%和前值的11%。8月贸易顺差达419.9亿美元,低于前值的467.3亿,结束连续5个月扩张态势。出口增速显著放缓与此前公布的官方PMI新出口订单分项指数环比下降0.5表现一致。究其原因,一方面,出口贸易传统以美元计价为主,近期人民币兑美元大幅升值对出口形成一定压力,6月底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一度累计升值约4.6%;另一方面,去年同期出口的高基数也是8月数据不及预期的重要因素。此外,8月外需改善并不明显,虽然欧元区经济领先指数有所回升,但美国8月Markit制造业指数却录得环比下滑。进口显著反弹与此前公布的官方PMI进口分项指数上升表现一致,主因同样是人民币升值因素,近期人民币兑美元的大幅升值刺激了进口贸易的增长,加之去产能调控导致国内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增加了国内对进口贸易的需求。

CPI年内持续上涨的空间不大

中国8月CPI(居民消费价格)同比增速1.8%,高于预期的1.6%和前值的1.4%,为今年次高;环比增速为0.4%,高于前值的0.1%,同为今年次高。环比方面,食品价格环比增1.2%,多数是受季节性因素影响,历史同期8月的食品价格环比增速均显著高于7月,蛋价自2015年3月后同比增速首次明显由负转正则对食品价格形成了支撑。这也使得食品价格同比增速大幅收窄至-0.2%(较前值收窄0.9%),是CPI超预期的主因。整体来看,终端需求并未有明显改善,CPI年内持续上涨的空间不大。

8月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增6.3%,显著高于预期的5.7%和前值的5.5%,自今年4月后再次重返6时代;环比增速为0.9%,远高于前值的0.2%,同比和环比增速均为年内最高。中采PMI分项指标中原材料购进价格和出厂价格8月均升至年内高点。去产能、违规关停、环保限产等多重因素叠加的政策措施作用明显,8月黑色系大宗商品期货连番大涨,带动工业品价格明显上涨,带动PPI远超预期的反弹。预计当前的去产能措施力度难以一直维系,PPI年内再次回落是较大概率事件。

经济数据下行原因分析,财政助力9月反弹可期

中国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6.0%,低于预期的6.6%,增速为今年最低;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 10.1%,显著低于预期和前值;8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同比7.8%,大幅低于前值的8.3%,创1999年以来新低。8月经济数据的超预期下行,一方面与上文分析的人民币大幅升值对国际贸易的影响是分不开的,一方面则是与6月开始重新推出的去产能措施有关。受环保督查等去产能举措的影响,7、8月份的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速下滑幅度也在扩大。从分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来看,与环保相关的行业下滑幅度最大,采矿业整体录得-7%的降幅,其中黑色系和有色系金属矿采选业分别录得-20%以上的降幅,为所有细分行业之最,制造业情况也是类似。相应地,自然而然带动了工业增加值等指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消费方面,零售市场整体保持平稳,不及预期的原因可能仍是6月的购物节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

8月主要经济数据与此前公布的双双大超预期的中采制造业PMI指数(51.7,为年内次高)形成背离,这其中存在着一定政策协调方面的原因。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曾在9月初撰文称,宏观调控需在更高水平上增强财政、货币政策协调性。从8月下旬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公告和当时的流动性来看,财政支出应该是有些迟滞。结合一、二季度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公告提及财政相关内容时间分别是3月和6月下旬的情况来看,本次财政提前到8月下旬计划支出,应当也是对8月经济不及预期的一种反应。而中采制造业PMI指数调研的是企业(尤其是大中型国企)的信心,财政支出的提前无疑提振了这一指数。因此,8月制造业PMI应该是真正起到了领先指数的作用,9月经济反弹可期。

笔者认为,环保督查等去产能措施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部分,应该更客观和深刻地对其进行看待。改革有望直接解决区域结构、排放结构、收入分配结构等几个方面的问题,去产能措施只是第一步。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下一步的重点应当逐步体现在如何推进经济体制的深化改革,促使经营业绩改善的大中型国企和因为环保等因素不达标而受限的民企完成自我革新,通过提升技术和管理能力的方式提高自身竞争力(而不是通过牺牲环保来压低成本的方式),创造并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并以此拉动需求端的改善。

由于改革的深化通常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还必须辅以各种奖惩措施加以配合,短期难以看到成效。但力度较大的环保限产措施已经对短期经济产生了影响。出于稳增长考虑,预计接下来去产能措施的力度会有所缓和。随着年内财政支出的空间在减小,笔者预计,在9月经济反弹后,四季度经济将较三季度继续小幅滑落,但幅度不大,不会对达成全年经济增速目标产生影响。通胀年内继续上行的空间不大,PPI再次冲顶回落将是大概率事件,对货币政策影响有限,人民银行货币政策料将继续保持稳健。结合近年来的季度经济增速情况来看,当前经济L型走势的趋势愈发明显。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