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中国企业面临死亡税率? 金三胖

将本文分享至:

2016年12月,一则关于中国企业“死亡税率”的说法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热议,其起因源自于一向低调的著名企业家和慈善家曹德旺面对媒体的一席话。他拥有的福耀玻璃(600

2016年12月,一则关于中国企业“死亡税率”的说法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热议,其起因源自于一向低调的著名企业家和慈善家曹德旺面对媒体的一席话。他拥有的福耀玻璃(600660,股吧)最近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开设了工厂,并准备把其投资逐步转移海外。据说曹德旺“出走”美国的原因是地价、能源、劳动力等实体经济的成本差异,他对记者说“中国制造业的税负比美国高35%”。曹德旺的这个说法迅速被媒体传播,并引发社会各界对于中国税负是否过高的又一次大辩论。但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长期以来,围绕中国企业税负的争论一直不绝于耳。在中国做生意的税负到底有多高?是否越来越高?这个问题实在是过于复杂,所以笔者不容易给出直截了当的答案。

总体税负的衡量方式

笼统地讲,如果以GDP中政府的财政收入占比来衡量总税负,中国的这一数字大约是30%。根据IMF制定的《政府财政统计手册》,2015年中国的总税负为29.1%,比世界平均水平低10个百分点。这里的政府财政收入不包括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但包括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和社会保险基金的收入。如果包括政府的土地出让收入,但相应剔除补偿性成本,也就是只考虑土地出让的净收入,总税负也就增加大约1个百分点。

另外一种衡量总体税负的方式是仅仅计算税收收入和社会保障缴款之和占GDP的比重。以这个口径计算,中国2012-2015年的平均税负为23.4%,比OECD国家低大约12个百分点。当然,如果仅看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中国现在只有18%左右,而且这一比重在过去几年间还逐年下降。相比之下,2013年发达国家的税收收入约为GDP的26%,发展中国家约为20%。

企业的非税负担过重

不过,以上指标和国际对照未能阻止过去10年来中国的企业家和投资者总是抱怨中国的税负太重。事实上,据世界银行最近发布的报告称,中国企业的平均总税率达到68%,位居世界第12位,这似乎与企业和投资者的感受负担较为吻合,曹先生说中国制造业的税负水平比美国高35%,也许以此为依据。不太清楚世界银行估计的这个平均总税率到底包含了什么,以及是如何测算而得。但即使撇开世界银行的估计,依然很有必要简单分析一下为什么企业家感受到的税负高于计算的总税负水平。

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相比,中国的税赋主要由生产者承担,作为消费者的家庭承担的比重出奇的小。另一方面,企业和投资者感受到的负担其实还包括了纳税之外的负担。这些非税负担不仅包括为获得资源、土地和融资而支付的实际价格,也包括了政府向企业收取的名目繁多的附加费。

中国企业的税负分析

可能由于长期实行计划经济的原因,中国至今还是一个主要依靠对生产者征税的国家。政府向企业征收的主要是所得税和增值税。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规定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25%,但它同时也规定了满足各项税收优惠的条件。例如,对那些国家需要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而对那些符合条件的小型微利企业,减按20%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所以,笔者估计企业所得税税率的中位数大概为20%。

中国目前的生产者增值税税率一般为17%,除此之外还有13%、11%和6%的低档税率,有些条件下最低也可以仅为3%。跟那些实行增值税的国家比,中国的增值税税率与它们相差无几。但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的平均水平相比,该税率明显高了些。因为增值税在生产环节对生产者征收,无论盈利与否都要缴纳,不仅使企业在生产环节增加了税收,而且在经济不景气时感受到的税负更大。这跟美国在最终销售环节征收销售税就非常不同。根据中国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的说法,中国企业事实上承担了90%以上的各种税费,个人承担的各类税费占比不足10%。相比较而言,西方国家个人所得税和社会保险税(费)占比较高,显得企业直接负担的税费并不高。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