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芯科技控制权存变更风险

将本文分享至:

振芯科技控制权存变更风险 振芯科技对“金色降落杀条款的修改,引发广泛关注。有分析人士表示,这一条款反收购的效果可能并不理想,反倒是董监高利用条款稳固其自

振芯科技控制权存变更风险

 

         振芯科技对“金色降落杀条款的修改,引发广泛关注。有分析人士表示,这一条款反收购的效果可能并不理想,反倒是董监高利用条款稳固其自身地位的嫌疑较大,欲意何为?

  近期,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振芯科技连续收到深交所两次关注函。涉及的主要问题是公司计划对《公司章程》部分条款作出修订,增加“反恶意收购”及“金色降落杀等条款。

  3月26日,振芯科技披露了包括公司2018年年报等在内的多份公告。其中,公司董事会提议对《公司章程》部分条款作出修订,其中核心在于增加 “反恶意收购”等部分条款,引起市场关注。
 


  深交所3月28日向公司发出关注函,公司于4月8日回复。然而,公司的回复显然不能让广大投资者信服。公司于4月10日再次收到深交所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公司就拟修订的《公司章程》增加“反恶意收购”相关安排问题做出书面说明,请公司律师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并在2019年4月15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并对外披露,同时抄报四川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

  控制权问题由来已久

  成都振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芯科技” 300101.SZ)是成立于2003年6月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注册资本55600万元,于2010年8月在深圳创业板成功上市。公司是入驻国家集成电路设计成都产业化基地的首批企业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公司是国内唯一能够提供全系列基带、射频、天线、功率放大器、低噪放等北斗终端关键元器件的厂商和国内最大的北斗终端供应商,拥有北斗芯片、终端一体化产业链优势,多个北斗终端产品获得军品评标得分第一。

  此次公司欲修改《公司章程》的举动,据市场人士猜测,或许与公司控制权问题有关。《投资者网》了解到,振芯科技的控股股东为成都国腾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腾集团”),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振芯科技实控人何燕为国腾集团的控股股东,持有 51% 股份,振芯科技董事长莫晓宇等人合计持有国腾集团另外 49% 的股份。自2013年7月,何燕因个人涉嫌非法经营接受公安机关调查后,公司经营情况是否会受到影响就一直为市场所关注。

  2018年2月,公司董事长莫晓宇等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散国腾集团。诉讼目前尚处二审阶段,截至目前,一直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如若二审法院判定国腾集团解散,那么国腾集团持有的振芯科技股份将分拆至自然人股东直接持有,届时振芯科技股权相对分散,管理层将有可能长期把持公司控制权。

  经营业绩差强人意

  《投资者网》梳理发现,公司主要围绕北斗卫星导航应用的“元器件-终端-系统”产业链提供产品和服务,主要产品及业务包括高性能集成电路、北斗导航终端关键元器件、北斗导航终端销售及运营服务、视频图像安防监控等。另外,公司控股子公司新橙北斗于2017年引入战略投资人,但新橙北斗似乎业绩不佳,极有可能无法达到当初对战略投资人的业绩承诺。

  据振芯科技年报披露,公司积极推进落实“N+e+X”战略,尽管在销售上呈上升趋势,但是项目周期长,毛利率不高,与此同时,高毛利、高附加值产品如IC元器件等,近几年的销量变化不大,“北斗运营服务”项目的销售占比也较低,同时其对外多项投资亦未能达到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以来,振芯科技的股价就持续震荡下跌。振芯科技2018年度财报显示,2018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仅为4.4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0.54%,而净利润仅为1617万,同比下降47.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更是由盈转亏,亏损金额为1297.33万元。

  国金证券投顾黄贵梁分析认为:“现阶段,整体来看振芯科技推行的转型策略,尚未有效增加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也无法扭转净利润逐年下降的颓势,在二级市场上表现得就很明显。”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