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公司实控人股权质押“归零”

将本文分享至:

多家公司实控人股权质押“归零”   金新农、康达新材、亚夏汽车等多家中小板公司在1月10日晚间陆续发布公告,各自控股股东解除了所有股权质押,实现“零质

 多家公司实控人股权质押“归零”

 

     金新农、康达新材、亚夏汽车等多家中小板公司在1月10日晚间陆续发布公告,各自控股股东解除了所有股权质押,实现“零质押”。

为什么一众控股股东的流动性得以瞬间充裕?究竟是控股股东们在齐头并进地加速去杠杆,还是另有其他缘由?A股“股权质押堰塞湖”是否真的正在趋于疏解呢?

多家公司控股股东


实现“零质押”

深圳公司金新农1月10日晚间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舟山大成欣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大成欣农”)将其质押给深圳市中小微企业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的股份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截至公告日,大成欣农持有公司1483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8.98%,均为无限售流通股,本次解除质押后其无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

位于安徽的亚夏汽车也获悉,公司控股股东安徽亚夏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徽亚夏”)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解除质押。截至公告披露日,安徽亚夏共持有公司股份1526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61%。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没有被质押的情形。

此外,地处上海的康达新材也于1月10日获悉,实际控制人陆企亭及其一致行动人徐洪珊、储文斌将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票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截至本公告日,陆企亭直接持有公司375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56%,其所持有公司的股份累计被质押0股;徐洪珊直接持有公司269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19%,所持有公司的股份累计被质押0股;储文斌直接持有公司125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22%,其所持有公司的股份累计被质押0股。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实现质押比例“归零”的控股股东存在诸多共性:资信情况相对良好,具备相应的偿还能力,其质押的股份不存在平仓风险,且股权质押期限都相对较短。以金新农为例,2018年8月3日因融资需求,公司控股股东大成欣农将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900万股质押给深圳市中小微企业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而康达新材控股股东陆企亭等的质押开始日期为2018年12月24日,质押解除日期为2019年1月9日,前后仅仅两周时间。

数年前经过了一轮轰轰烈烈的杠杆牛市之后,股权质押也得到了全面爆发的发展契机。公开数据显示,第一大股东质押融资数据巨大,整个市场牵涉到股权质押的市值规模达到4.66万亿元。但股权质押是一把双刃剑,在股市处于稳定期或牛市上涨过程,股权质押有利于提升资金利用率;但是当市场处于非理性波动的过程,所引发的风险也骤然升温,触发预警线乃至平仓风险的案例在2018年曾出现多起。

质押“归零”原因多样

不过,对于前述所列多家公司而言,由于股权质押期限较短等原因,倘若从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开始日期算起,短期股权并没有明显下探,因此类似风险并不存在。那么,为什么一众控股股东一改A股“无股不押”的惯例,实现了质押比例“归零”呢?

一部分原因与控股权转让有关,尤其是随着多地国资入主进程的持续推进,对原控股股东降低股权质押比例正在起到越来越重要的驰援作用。

以康达新材为例,2018年11月,公司实际控制人陆企亭将质押在华金证券的490万股解除质押,同时又将这些股份质押给唐山金控产业孵化器集团有限公司,质押用途为融资。

早在去年11月初,康达新材的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陆企亭等便筹划将所持公司6270万股(占总股本的26%)转让给唐山金控产业孵化器集团,转让价13.7元/股,较公司停牌前股价10.15元溢价约35%。权益变动完成后,唐山金控产业孵化器集团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唐山市国资委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