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业江湖未来三分天下都有谁? 明星慈善篮球赛

将本文分享至:

券业江湖未来三分天下都有谁? 明星慈善篮球赛 昔日的券业豪门中金公司,终于挽着今天的互联网豪门腾讯控股闪亮登上了各大财经媒体的头条,为这个秋天的股市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

 券业江湖未来三分天下都有谁? 明星慈善篮球赛

 

昔日的券业豪门中金公司,终于挽着今天的互联网豪门腾讯控股闪亮登上了各大财经媒体的头条,为这个秋天的股市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色,甚至摆出了一副真要演绎浪漫童话的架式。

毕竟,财经世界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人关注到公司在财富管理领域的专业建树了。不过三年不鸣的中金,这次一鸣惊人了。公司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签署认股协议,认购中金公司新发行2.075亿股H股,分别占中金发行后H股的12.01%及总股本的4.95%。

对于这段联姻,香港股市给出了热烈的掌声。公告发布的第二天,在港上市的中金公司股价大涨,收盘大涨18.19%,报18.32港元,最大涨幅接近20%,连续两天创出历史新高。

中金的盔甲与软肋

在中国的券业江湖中,中金公司的地位一度举足轻重。

成立于1995年6月的中金公司,是中国内地第一家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公司的显赫背景从最初的两大股东——中国建设银行和摩根士丹利就可见一斑。

如今这两大豪门虽然都已不再持有中金公司股权了,但是,新的控股股东则更为显赫,他就是中央汇金公司,持有中金公司28.448%的股份,为中金公司第一大股东。2016年11月4日,中金公司宣布,将以人民币167亿元从中央汇金收购中投证券的全部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中投证券将成为中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因其特殊背景,中金公司在中国大型国企改制时期成了境内最大的股权投资银行,加上可与国际大投行比肩的薪资水平,因此被称为“投行贵族”。

在公司如日中天的那个年代,所有关于公司的新闻都是财经媒体关注的焦点,公司的高贵出身与特殊背景让人仰视,公司的研究报告广受青睐,公司的投行业务横扫大江南北。所以,公司定位高端,风格冷艳,只做高大上的投行业务,只服务高净值客户,而对下里巴人的经纪业务长期不屑一顾。

这样的出身与定位,令公司既有坚硬的盔甲,也有致命的软肋。

大摩参股中金,带来了国际先进的研究方法与全球化的视野,但是,也带来了一个可怕的局限性。因为欧美投资者结构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服务好了机构,等于占领了最肥沃的田野。

中国的投资者结构主要以散户为主,而且,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经历了二十多年的牛熊转换,散户为主的结构还是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只服务机构及超高净值客户的高大上策略让中金一再错失经纪业务大发展的黄金时期。

由于没有强大的经纪业务收入作为支撑,特别是没有通过经纪业务归集、积累起更大的零售客户群体,所以公司的各项业务不断被国内其他优势券商赶超,行业领先的研究与投行业务每况愈下。

中金公司称与腾讯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是基于中金公司与腾讯在各自行业中所处的领先地位,双方致力于在金融服务领域展开广泛合作,并通过成立由双方高管牵头的战略合作委员会有效推进战略合作的开展。

中金首席执行官毕明建对于腾讯入股,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因为,能与腾讯这样的领先互联网巨头走到一起,对中金目前的软肋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有助于中金以金融科技加速财富管理转型,为客户提供更加差异化的金融解决方案。

从这一表述来看,中金引入腾讯,意在财富管理转型。数据显示,中金财富走的是高端路线,但腾讯拥有的巨大用户流量却来自普通民众,这是否意味着中金的高端策略未来会有所调整?

高端毕竟曲高和寡,国内其他优势券商对高净值客户的争夺同样不惜血本。中金以往所拥有的研究引领加投行驱动策略,在券商存量高净值客户的博弈中已经没有明显优势。

所以,中金只能开拓新的高净值客户来源。公司瞄上的应该是腾讯理财通的团队和理财通的流量入口,可以通过数据分析把腾讯的高净值用户梳理出来,再把自己的理财产品卖给腾讯的这些高端投资者。

因为中金收购中投之后,就是这么干的,公司已经拿到了中投证券的一部分高端用户,如果再从腾讯拿到一部分高端用户,中金就可以部分解决理财产品生产能力与存量客户数量与规模不相匹配的矛盾。

说到底,即便收购了中投证券,中金的软肋还是在那儿的,公司的客户群体仍然偏小,公司所拥有的客户数量与资产规模还是没办法跟国内领先券商抗衡,当然也无法支撑起财富管理对于客户数量与资产规模的要求。

而腾讯却是拥有世界上最大用户流量入口的互联网公司,这才是中金最渴望得到的东西。

腾讯的栈道与陈仓

即便是上周股价创出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中金公司的H股市值不过270亿港元,按总股本计算的市值也不过400多亿人民币,还不到国内前5大券商市值的一个零头,仅仅相当于国内一些区域性小型券商的市值。这固然有国内与香港两地券商股的估值差异,但是,中金公司20倍的PE其实与中信、华泰、广发这几大券商相比,已经不算低估。

根据中金公司不久前披露的2017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中金公司实现收入及其他收益总额为58.67亿元,同比增长82.2%,实现净利润11.11亿元,同比增长93.2%。截至6月30日,中金公司资产总额达到2033.73亿元,相比2016年底增长99.5%,净资本178.2亿元,较2016年底增长了25.8%。这组数据与A+H股的几大优势券商相比也有较大差距,要排进前10名都有困难。

不管曾经如何风光,如今的中金公司,在大多数业务板块都已经乏善可陈,昔日贵族在券业大发展的这十年来,似乎一直都跟不上趟,让人唏嘘不已。

对中投证券的收购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金公司财富管理业务的转型升级,但是,中金似乎产生了路径依赖,还是继续一条道走到黑,走公司的高端路线,从合并过来的海量用户去筛选目标客户,并将自己管理的高端理财产品卖给他们。

不过,“情人眼里出西施”,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对中金倒是满满的信心,称公司是中国一家领先的投资银行。押上台面的理由是,腾讯期望与中金在产品及服务方面进行系列合作,包括向中金提供腾讯先进的金融科技,以及引入中金在财富管理方面的能力,为用户在财富管理方面提供更好的服务。

一个路人皆知的心思是,腾讯一直想获得一张证券牌照,但一直没有成功。此次战略入股中金公司,是腾讯为券业牌照谋?

多年以来,国内想抱腾讯大腿的券商多了去,按理说,要拿到一张券业入场券并不是难事。

那么,是腾讯看中了中金的高端客户的理财服务能力?明面看是这样,但并不尽然。

在与证券公司展开业务合作的同时,腾讯自身也在不断物色证券牌照。目前,腾讯已在香港成功参股了富途证券。不过,富途证券目前还仅限于香港业务,尚未获得境内证券牌照业务。

腾讯此次战略入股中金耗资28.64亿元港币,按最新汇率折算人民币约24.13亿元。以腾讯的体量,这不过是一笔小钱,也可以说,或许正是因为中金公司相对较小的市值,才吸引了腾讯的入股?

腾讯入股中金下的是一盘比旁观者看到的更大的棋,战略意图更为深远。他看中的其实是中金的高端背景,公司的背后是中国最大的金融投资与稳定市场的金融梦之队——中央汇金与中投公司,而中国排名靠前的十大证券公司中,汇金与中投差不多控股了半壁江山。腾讯未来通过中金公司这个入口,可以与金融梦之队一步步建立更深入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尤为重要的是,此举可以将其他互联网巨头与汇金-中投系券商深度合作的冲动挡在身后。

由此可见,腾讯明为获取券商业务牌照,实为控制资源,为了在未来券业新一轮洗牌中获取攻防兼备优势的一种卡位战略。

券业的江湖与门派

腾讯此次高调入股中金公司,有可能导致其他互联网巨头快速跟进抢占券商资源。同时也倒逼国内龙头券商加速互联网化的进程,相信券业江湖即将进入一个刀光血影的春秋战国时代,从群雄纷争到三分天下,最后谁会胜出,谁会出局,谁被整合,似乎已经有了端倪。

互联网巨头对券业从战略合作到直接参股,以前只听到脚步声与敲门声,现在人家的脚已然跨进门来了。然而,这一天的到来,虽属意料之外,但在情理之中。

近年来,包括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在内的互联网巨头一直是国内券商竞相追逐拥抱的对象。

不同于腾讯对豪门的情有独钟,阿里则喜欢对草根券商的左拥右抱。

最早与腾讯携手合作的是国金证券。当年国金证券还通过腾讯新闻页面率先推出佣金宝,一时引发全市场高度关注,然而,这段门户悬殊的“恋情”,只见开花,不见结果,无疾而终。

虽说腾讯-中金目前还仅仅停留在战略投资阶段,后续腾讯会否继续增持中金公司股权,让这场豪门联姻开花结果,很是值得期待的一件事。

除了腾讯之外,马云的阿里巴巴也一直在寻求进军证券行业的机会。

马云进军券业一直是两条腿走路。一条路是伺机收购。

早在去年,复星集团旗下的德邦证券就成为了马云收购的对象。不过,2017年5月双方突然宣布该收购失败了。

另一条路是申请新设。

证监会披露的最新券商新设申请信息显示,一家名为“云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新设已被证监会受理。云峰证券其实就是阿里巴巴发起设立的全牌照证券公司。

百度虽然没有如腾讯和阿里如此急切进军券商领域,百度也宣称证券牌照并非该公司必需,但百度早已跟不少券商多层面展开业务合作却是不争的事实。

行业大变局还是开始了。有人担心,国内券商会不会步银行的后尘,各自拉一家互联网企业入股?会不会形成几大流派?比如,阿里系券商,腾讯系券商,京东系券商,百度系券商?

绝大多数躺在襁褓中过惯了好日子的券商们,面对互联网巨头们的入侵,除了举手投降之外,还有反抗的能力吗?

要是早几年谈互联网入侵券业的话,确实会感觉券商的命运或许会重演传统商业被电商碾压之后迅速凋敝的悲剧。

但是,现在看起来,券商与传统商业有着很大的不同,对抗互联网巨头的外部条件与内在能力都不可同日而语。

一是,由于牌照仍然是受到管制的,所以,券业的外部护城河短期还不会被填平,也就是说,牌照会为优势券商的转型发展之路争得时间。

二是,券业中的领先券商早已经开始在技术、人才与资金上积蓄力量,准备与互联网巨头之间不可避免的遭遇战。

三是,领先券商在移动互联网应用、大数据与云计算、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巨大,在金融科技创新的技术层面不断追赶互联网公司。

参考互联网巨头对银行业的影响来看,主要是迫使国内银行业自身不断改变,从观念到业务模式,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当互联网金融拿走银行百分之七十的小额支付业务份额,货币基金拿走了数以10万亿计的银行存款之后,当BAT以及小米苏宁获得牌照设立的银行直接跟传统银行展开全面竞争的时候……确实,没有一家传统银行因为互联网巨头的入侵而死掉,他们之所以活在来了,正是因为有一群老虎在身后追着屁股跑,所以,必须加快步伐,拼命跑,最后就活下来了。

互联网巨头对券业的影响,同样表现在迫使券商的改变上。

不同于银行业的是,传统券商在面对互联网巨头入侵之前,已经跟一群狼——第三方软件开发商们撕咬了多时,结果是一大半中小型券商选择了与狼共舞,有几只桀骜不羁的灵魂把自己炼成了狮子,与群狼对峙。

未来券业的群雄逐鹿或许会变成三分天下:

一是,互联网巨头通过参股控股以及新设获取牌照,形成虎族。他们的优势在于控制了巨大的用户流量入口,比如微信、支付宝,拥有多样化的应用场景(覆盖生活与社交)和盈利来源。

二是,第三方软件商,他们可以领着一群既无缘互联网巨头又没有勇气与实力脱颖而出的中小券商抱团取暖,形成狼族。

三是,现有的领先券商通过自身的金融科技革命,产生互联网基因突变,借助兼并收购,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与云计算等方向反噬科技创新企业,形成新的竞争优势,他们将成为狮族。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