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杨德红的难题:多名高管震动 萨科齐 身高

将本文分享至:

国泰君安杨德红的难题:多名高管震动 萨科齐 身高   在8月底发布的2017年中报业绩方面,国泰君安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1亿元,同比下降约19%,归属母公司净利润48亿元,同比下滑5%

 国泰君安杨德红的难题:多名高管震动 萨科齐 身高

 

  在8月底发布的2017年中报业绩方面,国泰君安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1亿元,同比下降约19%,归属母公司净利润48亿元,同比下滑5%。在几大主营业务中,只有机构金融和国际业务同比实现了正增长,其他业务均同比有所减少,其中投资管理业务收入降幅达74%。

  而反观三年前,在2014年公司实现营收179亿元,同比增长98%,归母净利润为68亿元,同比增长135%。

  9月13日,国泰君安A股第十大股东大众交通(5.480, -0.01, -0.18%)公告称,年初至9月12日,公司累计减持国泰君安360万股,仍持有1.41亿股;累计减持国君转债(126.010, 1.01, 0.81%)13.46万手,减持后不再持有国君转债。该公告中披露被减持的还有光大证券(15.630, 0.03, 0.19%)H股。

  在技术创新、市场变迁之下,券商的江湖座次已经悄然生变。华泰证券(22.520, 0.21, 0.94%)、国金证券(11.950, 0.05, 0.42%)、天风证券等趋势呈现出强劲增长势头,国泰君安、海通、银河等老牌券商的行业排名遭遇挑战。

  三年前的9月,48岁的上海国际集团副总经理杨德红,在国泰君安原副总裁顾颉与汇添富基金原总经理林利军等人当中胜出,成为国泰君安证券新任总裁,并于2015年5月升任董事长。2015年6月,这家位列业内前三甲的老牌券商,终于实现在上交所上市。2017年4月,国泰君安H股在港交所挂牌,7月完成可转债发行上市。

  顺风顺水之间,已有18年发展历史的国泰君安,如今承受着来自于内部和外部的挑战。自身的业绩波动叠加行业内新锐力量崛起的考验,老牌研究所曝出首席纷争一度甚嚣尘上,其稳定且实力雄厚的管理团队,接二连三发生高管巨震。

  近期,记者注意到国泰君安董秘喻健接连缺席国泰君安H股中报业绩等重要活动,坊间已有传闻称其已被边控。9月5日,记者在国泰君安见到喻健,其对被边控一事予以否认,称传闻为捕风捉影。

  新势力崛起

  国泰君安发布半年报,2017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1.23亿元,同比下滑18.85%,其中主要变动为: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减少17.62亿元,降幅26.20%;利息净收入增加6.82亿元,增幅31.35%;投资收益同比减少19.41亿元,降幅37.51%;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同比减亏4.39亿元。上半年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7.56亿元,同比下滑5.26%。公司2017年上半年的基本每股收益为0.56元,相比于2016年上半年的0.62元下滑9.68%。在几大主营业务中,只有机构金融和国际业务同比实现了正增长,其他业务均同比有所减少,其中投资管理业务收入降幅高达74%。

  拆分来看,在国泰君安各项业务中,经纪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最为值得关注。经纪业务因为是券商最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也是最有利的贡献者。2017年上半年,沪深两市股票基金成交总额56.65万亿元,同比下降18.18%。不过,公司业务下滑较快,公司实现经纪业务收入26.6亿元,同比下滑28.6%,归于市场日均成交金额同比下滑18%影响。经纪业务收入占比由16年末的31%逐步降至半年报末的23%,利息、自营等收入占比提升。

  资产管理业务方面,截至6月末其资产管理规模为8965.4亿元,排名居于行业第三位。公司实现资管业务收入8.9亿元,同比下滑35.1%,主因归于集合理财、定向资管计划手续费收入下滑影响。

  报告期内,国泰君安完成主承销金额1279.95亿元,市场份额6.51%,排名行业第3位。2017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投行收入13.1亿元,同比下滑16%,主因归于债券承销规模下降影响。

  分仓佣金方面,今年上半年,分仓佣金收入占比超过5%的券商只有中信证券(18.030, 0.06, 0.33%)一家,占比5.1%。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国泰君安、安信证券分仓佣金收入下降,主要原因还是明星分析师变动或流失。去年6月份,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离职转投方正证券(8.880, 0.00, 0.00%),任职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董事总经理,国泰君安宏观分析师宋双杰也离职跟随任泽平任职于方正证券。今年8月,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离职,将前往华安基金任职。

  而整个行业内,新锐们的挑战已经近在眼前。2017年上半年,华泰证券的营业收入(93亿元)和净利润(54亿元)均拔得头筹,同比增长分别达到40%和86%,赶超国泰君安、中信证券、海通证券(14.990, 0.01, 0.07%)等老牌券商。虽然净利润的大幅增长一方面得益于其控股子公司华泰联合证券近20亿元分红,但是华泰证券近几年的增长可谓咄咄逼人。

  华泰证券IPO承销额从2015年的第三名上升到2016年的第一名,彭博社数据显示其市场份额7.8%。中信建投也由此前的4%跃升到7.5%,稳居第二。现在华泰的投行业务排名稳定在前三,对标的都是中信、中金这样的第一梯队券商。

  同样拥抱创新的还有经纪业务部门,华泰证券董事长周易很早就在集团内部提出用互联网改造经纪业务的口号,2014年对外则打出“足不出户、万三开户”的广告。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2017年4月移动App排行榜,“涨乐财富通”月度活跃人数位居券商类APP第一名。

  高管团队动荡

  挂帅国泰君安三年来,杨德红虽然顺风顺水地将公司带上了两地上市的轨道,但是,这家公司面临的考验在与日俱增,一面是来自于外部的挑战,另一面则是来自于内部的管理团队动荡。

  高管震动由国泰君安原副总裁顾颉开始。2015年9月29日晚,国泰君安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裁顾颉辞职。根据公开资料,1972年出生的顾颉是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出道君安证券,27岁时出任过时任国泰君安总裁姚刚的秘书,后又在外资机构做过资产管理业务。2011年被前任董事长万建华升为国泰君安证券副总裁,分管资产管理和研究所。顾颉成为国泰君安原总裁陈耿在2014年离任后,继任总裁之位的有力人选,不过随后总裁之位由空降杨德红取得,2015年在万建华去职5个月后,顾颉辞职。

  除顾颉之外,同期被万建华提拔的原投行部总经理兼收购兼并部总经理刘欣在几月后,也因个人原因辞去副总裁职位,随后财新网援引知情人士称,主要牵扯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案。从时间上来看,姚刚在君安证券任董事长期间,刘欣就已是姚刚下属。

  1998年初,时任证监会期货监管部主任的姚刚受上级调派,被任命为君安证券董事长,主持君安证券与国泰证券的合并事宜。同年8月,国泰与君安证券完成合并后,姚刚被任命为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一直任职到2002年。因此,其时从内部培养提拔的国君高管不可避免与姚产生牵连。

  2015年11月23日,国泰君安国际公告称,自11月18日开始公司未能与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阎峰取得联络。而在“失联”期间,阎峰以个人身份配合内地部门调查,其本人或公司并非上述调查的对象。

  2016年12月,2004年就已就职国泰君安固收部门的原国泰君安证券资产管理公司高管涂艳军被曝已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而在此前数月涂艳军已提交辞职报告。

  在杨德红职掌国泰君安三年间,多位重要业务高管“异常”离职。虽多数留存此前时期的烙印,但对于现任董事长杨德红来说,高管频繁巨震仍是不小挑战。

  不过,高管风波似乎还未停歇。

  8月28日国泰君安中期记者会上,公司董事会秘书喻健未见身影,这是喻健缺席国泰君安H股上市活动后再度在重要场合未现身。坊间有传闻,国泰君安董事会秘书喻健因受边控而无法出席。公开资料显示,喻健1999年至2008年任国泰君安企业融资总部副总监,总经理。
去年7月,国泰君安原副总裁、国泰君安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原董事刘欣被有关部门调查,财新网援引知情人士称,其接受调查系牵涉到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案。而刘欣亦在1999年9月,任企业融资总部总经理,企业融资总部总经理兼收购兼并总部总经理。

  9月5日,记者在国泰君安办公室见到喻健,其将传闻斥为捕风捉影。他表示,缺席H股上市和中报业绩及路演活动是由于颈椎、腰椎原因无法坐长途。其精神状态相当饱满,脖子上系了一条蓝色针织衫似乎是用以保暖颈椎。

  关于喻健中报缺席,国泰君安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谢景峰表示,“中报记者会不是例行,可以去做可以不做。而且关于这次中报公司也比较重视,董事长、王总裁都去了,包括财务总监也去了,不用去那么多人。”

  当记者提问一般业绩会配置都为董事长、董秘和财务总监时,谢景峰表示,“因为这是我们H股发布的第一份业绩,集团很重视,尽管他们比较忙,但都去了。”

  不论有关喻健的传闻多么扑所迷离或者结论会如何,一连串的高管“异常”变动对于国泰君安现任董事长杨德红来说无疑会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